新西兰自驾第十六站—在基督城逛周末集市

2018年5月27日,新西兰基督城。

早上外甥说今天有周末集市,这可是我的最爱,必须去逛逛。

Sunday Market 位于基督城跑马场内,在Racecource Road 165号,每周一次,从早上九点到下午两点。

周末集市类似我们的赶集,大家拿着自家出品的蔬菜、水果、鸡蛋、花草、手工艺品等和不需要的工具、二手衣服等等来这里出售。

集市里有咖啡、简餐,还有一位中国小伙卖煎饺,生意好的不得了。做吃的谁也比不上我们大中华!厨师同志说以后可以来这里摆个摊,卖他最拿手的牛肉煎饼,新西兰牛肉洋葱都便宜,一定能赚钱。

农民拖着自己种的菜来这里出售,去晚了还卖不到。因为现在是冬天,新西兰的蔬菜已经只有土豪才吃的起了。集市上的菜新鲜,还比超市便宜,所以很抢手。

这个摊主是一对来自北京的老夫妻,随孩子在新西兰定居。闲来无事就在花园里种了各种蔬菜,自己吃不完的就拿集市上出售。还告诉我们,如果想种菜,他们可以给我们小苗,真是亲人啊!

爱花的可以在这里买到比超市便宜的花苗。

这是手工艺者自己做的艺术品。

卖工具的二手店,司机同志的最爱。新西兰的人工费很贵,加上老外都喜欢自己动手,所以工具店人气很旺,在这里可以淘到便宜好用的工具。

二手乐器店

这种石头可以做成灯,点亮后非常漂亮,可是我们不确定这种矿石能否带上飞机,犹豫半天还是没买。

杂物店。这里是淘宝捡漏的好地方,是国人和印度人最爱逛的地方。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你买不到的,真是什么都有。

这也是我最喜欢逛的摊。可惜一是没钱,二是也不好带。

看看我淘到什么了?一枚黄鹤楼的书签!!!店主是个老外,我告诉他这是我的家乡,他很开心,以为我要买,可是我买了做什么呢?拍个照片就好了,哈哈!

最奇葩的就是这个摊主了。摊主准备离开基督城,就把她家的东西全部拖过来,在地上摆开了卖。衣服鞋子照片什么都有,真是活久见!和我们对房子对物品的执念不同,老外说搬家就搬家,搬家前就把东西该扔的扔,该送的送,可以卖掉的卖掉,换房子和换衣服一样方便,这就是文化差异吧!

新西兰自驾第十五站–托科罗阿小镇、蓝泉

2018年5月23日,从图朗伊返回奥克兰。

睡到自然醒,起来一看,外面还在下着小雨,吃完早餐,退房。今天要赶回奥克兰,将车还给儿子。

出门没多远,路过一座小桥,桥下老外在用“飞蝇钓”钓鱼。大叔左手里拿着的就是羽毛,利用羽毛的浮力和在水中飘动的姿态吸引鱼儿上钩。我们在这站了有半小时,没看见钓起来一条鱼。反而要不断甩杆收杆,累死。

这位帅哥,直接站水里。这是一条河流的入海口,右边就是大海。因为淡水和海水在这里交汇激荡,鱼会比较多吧。祝他们好运!

路上看见五星红旗,好激动啊!赶紧停车下去瞧瞧。

这里风景是绝美,可惜只是一家酒店,因为接待很多国内的旅行团,为了让客人感到亲切,就挂了面五星红旗。这也太会做生意了!

新西兰人是务实派,大部分人开的都是二手车,特别是从日本运来的二手车,又经济又实惠,非常好卖。

司机同志梦寐以求的硬派越野车。国内二手车市场不发达,新车买不起。这价格要是在国内果断入手了。

到处都是windows桌面

终于看见菜地了。

老农民一直说新西兰的土真是好,不种菜可惜了。拥有这么一大片的菜地就是他的梦想。和国内种菜不同,我们要翻地,平整土地,起垄,这里估计就是翻地,撒种,然后就靠天收。土地太肥沃了,羡慕啊!

托科罗阿小镇。这个小镇在国内出名,是因为镇上的诊所打广告招聘一位全科医生,年薪40万美元,不用加班,双休日,年假3个月,还有诊所一半的所有权。竟然招不到人!!!这还有天理吗!!!

这里以前是伐木区,这么粗的树说砍就砍,我简单数了一下年轮,起码有60多年。唉!谁叫人家树多呢?现在新西兰的木材已经源源不断运往中国。

新西兰的卫生间。里面常备有卫生纸,而且很干净。但我们一次也没遇见打扫卫生的人。

小镇的商业中心

小镇现在以艺术、雕塑出名。

告别美丽的小镇,我们驱车来到了蓝泉。这是蓝泉的停车场,从这里沿着乡间小道可以到达蓝泉。

蓝泉周围都是私人领地,这里也是良种马的养殖基地。草地上披着毯子的就是良种马。

蓝泉在蒂怀霍步道(TE WAIHOU WALKWAY)南端,政府协调周围几个农场主,买下蓝泉附近的一段河谷,建成一条5.2公里长的步道,1999年正式对公众开放。

我们从Leslie Road开始,这是一个较短的步行路线,单程仅需15分钟就可到达蓝泉。

蓝泉的泉水来自玛玛库高原(Mamaku Plateau),经由100年之久层层过滤到达地表,所以泉水极其纯净清澈,并呈现出动人心魄的蓝色。这些泉水的年纪是我们的两倍,它从地底出发时我们还没出生呢!

整条小溪被四周高大的乔木和矮小的灌木丛围绕,不同的地方,溪水呈现出不同深浅的蓝色或者绿色。

蓝泉 (Blue Spring) 因极致纯净而享誉世界,新西兰70%的瓶装水都由蓝泉供给。左边的小房子就是抽水设施。这么大的量会不会把泉水抽完呢?放心,蓝泉水流量高达每分钟42立方米,仅需12分钟就能灌满一个长25米、6泳道的游泳池,而且泉水水温常年恒定在11摄氏度。

这里是观看蓝泉的观景台。国人常常把“蓝泉”比作“九寨沟”,其实蓝泉就是一条小溪,颜色没有九寨沟那么丰富,但胜在干净。

看官们又有疑问了,水里那么多水草呢,怎么能说干净?我也是来到这里看了说明才知道,这些水草恰恰是水质纯净的指标,如果水质遭到破坏,水草就会死亡。还有水中的虹鳟鱼,也是对水质要求特别高的鱼类,这条溪流里就有很多虹鳟鱼。

蓝泉所在的蒂怀霍步道 (Te Waihou Walkway)也可以从Whites Road停车场开始,单程1个半小时,往返3小时。下次走这段路。

离开蓝泉,我们一路向北,回到奥克兰,结束了这次北岛自驾行。明天,我们将从奥克兰飞到位于南岛的基督城,去探望独自在基督城求学的外甥。

 

 

 

 

 

 

 

新西兰自驾第十四站—图朗伊

2018年5月22日,图朗伊。

今天的行程是去汤加里罗看雪山,可是我们跟着导航走进了大山,导航告诉我们到了,可是这哪里有雪山。


问题是大山里面没信号!!!没有人!!!只有牛和羊!!!对了,途中还遇到野孔雀。它们在路中间散步,没想到被我们车的声音惊飞,等我们停好车,它们已经飞到远远的树上去了,可惜相机镜头太短,没法拍。

 

我们硬着头皮往前开,然后连村路都没有了,只有弹石路,还有些地方和川西一样,路边的山石被雨水冲洗后,垮塌下来,路变得泥泞不堪。

想退回去又怕油不够了,往前走又不知道还有多远,我们就在纠结和忐忑中前行。不过这里的风景一改前些天我们看的一望无垠的大草原的景象,这里更类似川西,大山深谷,大气磅礴。如果不是走错,也不会看到新西兰还有这种风景。

 

好不容易遇见教堂和村舍,走近想问路,都没人。

就这样把小苗放在路边,上面标有价格,喜欢就可以交钱拿走。不交钱拿走怎么办?反正也没监控,全靠自觉。

开了快2小时,终于看见前面有几个人在修路,赶紧去问。结果这些老外只会说不会写,没法用翻译器对话。于是我们俩连说带比划终于弄明白,这条路可以走出去,在哪应该转弯后再往哪个方向走。好吧,继续前进!

从奥克兰到惠灵顿的观光火车从这座高架桥上经过。这条铁路线最初是由J ROCHFORT 在1870-71年间勘探和设计,这是北岛干线高架桥中最后建成的一座。高架桥高77米,长262米。

等我们走出大山,蓝天白云没有了,瓢泼大雨伴我们在高速上前行,预计的雪山也看不到了,司机同志说留点遗憾,去酒店休息。

这是图朗伊的一家青旅。小镇坐落在东加里罗河流的岸边,陶波湖距离这里仅有四公里,也是一个到东加里罗国家公园徒步旅行探险的理想之地。

前台。我进去的时候柜台里只有一只大狗,趴在柜台上看着我,吓的我赶紧跑出去换司机同志来按铃叫人。

起居室。今天特别冷,我们穿起了羽绒服。主人抱来厚厚的劈柴,将壁炉烧的旺旺的,窝在沙发上刷朋友圈好舒服。

图朗伊以钓虹鳟鱼举世闻名。每年都有世界级高手来此度假钓鱼。这里的钓鱼方法非常特别,用这种钓竿,鱼饵是羽毛做的,叫“飞蝇钓”。人站在河边或者河里,要不停地甩杆收杆甩杆,看着就累。

厨房。还是没有电饭煲,好在厨师同志已经掌握了用煮意面的锅来煮米饭的窍门,今天还闷出一层香香的锅巴。在我的要求下,把锅巴铲起来加水,给我煮了一碗锅巴粥。好久没吃粥了,真香!

餐厅。

室外活动区,有烧烤架。因为下雨,没人活动。

这次旅行,我们尝试了青旅、民宿、房车营地和汽车旅馆,总的印象是,干净!老外都是直接赤脚或者穿袜子跑来跑去,我们还是不习惯,觉得地毯脏,要穿拖鞋。

无一例外,这几种住宿都提供厨房和公共客厅,一到做晚餐的时候,你可以看到各国食物,真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我们的中国胃必须要米饭和蔬菜喂饱!可惜这里就是蔬菜的品种少,洋人的超市只有生菜包菜洋葱土豆胡萝卜,蘑菇贵的要死,实在吃不起。草地上蘑菇倒不少,可是也不敢吃啊!

新西兰自驾第十三站—惠灵顿

2018年5月21日,新西兰惠灵顿。

惠灵顿是新西兰首都,也是第二大城市。位于北岛的最南端,从这里可以坐船渡过库克海峡到南岛。

昨天晚上住的酒店。一到惠灵顿就深刻体会了“风城”的厉害。风大的人都站不住,前面一台车的美女好不容易打开车门下车,瘦弱的她差点被风刮走,赶紧抱住了身边的电线杆,就这样狼狈还笑个不停。好在我的体重不至于让风刮跑,顶着风艰难地和金发美女打个招呼,进了酒店门,留下她羡慕嫉妒去吧,哈哈!

这狮子怎么和我们的那么像?外国狮子也玩球?

这家酒店据说曾经住过伊丽莎白女王的随从,是我们一路上住过的唯一有电梯的酒店。

小小的电梯

走廊

从房间看出去,对面是惠灵顿火车站。

放好行李,下到一楼公共区域转转。

酒店附设的餐厅。晚餐的时间已经过了,还有不少人坐在这里喝咖啡聊天。找了个没人的角度拍,免得引起客人的不适。

台球室

看书聊天的地方

推开左边这扇门,我们发现一个超大的厨房。

这里锅碗瓢盆都有,可以自己做饭。各种肤色讲着各种语言的年轻人在这里忙碌着,给自己准备晚餐。我们大喜,车上还有米和一些蔬菜鸡蛋,司机同志去车上搬了来,我负责在一大堆的厨具中找到合用的,可惜没有电饭煲,只有各种锅。司机同志自告奋勇,要用老外煮意面的锅来煮米饭。

左边抽屉里是各种刀叉,没有筷子。真是长见识了,各种各样的餐具,有些我都不知道干嘛用的,怎么使用。

用完的餐具厨具自己洗干净后,用干的抹布摸干水,放回原位。这是我不能习惯的,那抹布多脏啊。洗干净了再抹,又弄脏了。厨师同志说我有洁癖,因为我把所有要用的全部重新洗一遍后才允许他用。

新西兰的炉灶也和我们不一样,都是4个眼的,不光酒店是这样,我们住的民宿,普通人家里也是这种四个炉头。他们有必要同时用四个炉头来煮东西吗?百思不得其解!不过火大,厨师同志连赞好用!

左边的格子里是住店的客人存放的食物。老外去超市会买好些东西,一次吃不完的就可以存放在这里,每个盒子上都写有名字。

我们住的酒店没有停车场,车只能停在火车站对面的公共停车位上。酒店前台告诉我们,晚上时段是免费的,但一大早就要把车开走。我们起晚了,慌慌张张办了退房手续,已经没有时间进火车站逛逛了,只能拍个到此一游照了。

火车站对面的麦当劳。网上说国外的麦当劳不好吃,据我们吃了几次看,还不错,和国内吃一顿麦当劳的价格差不多,符合我们穷游党的消费水平。

早上起来才发现,我们住的酒店对面是火车站,左手边不远是新西兰政府的办公区,右转是皇后湾轮渡码头,位置真是好!

离开酒店,我们开车来到了维多利亚山。这里是惠灵顿的制高点,虽然只有170米高。这是观景平台,可以360度无死角的欣赏惠灵顿。这里还是《魔戒》的取景地,但要步行上山才能看到。因为司机同志的痛风犯了,所以没有去。

伯德纪念碑,俗称南极石。1962年3月11日为纪念南极探险家伯德(美海军少将,1888-1957)而建。伯德当年曾把新西兰作为其驾机首次飞越南极大陆进行探险的基地。南极石采自南极埃文斯角和哈利特角的冰河。该石呈斜锥体,外用五颜六色的琉璃瓦保护,色彩绚丽。其锥色方向直指南极。纪念碑下刻有伯德生平简介和《南极条约》英文条文(1959年12月1日由12国签订)。《南极条约》的序言还援引了伯德对南极大陆的描述:“南极洲是白色的和平之地”。

只要是制高点都可以看见的炮台

毛利人的图腾柱

惠灵顿的房子都是依山而建,一层层延伸上去,很有层次感。

从维多利亚山上下来,准备去参观新西兰的国会大厦。这里是惠灵顿的市中心,停车费贵的要命。更为难的是在收费牌下研究半天也没弄明白该怎么交费。于是开着车到处找免费的停车位。后来还真发现了,玫瑰花园可以免费停车两小时,而且离国会大厦很近。

“诺伍德女士玫瑰园”。诺伍德女士的丈夫,诺伍德爵士(1871年–1966年),曾经是惠灵顿著名的商人,议员。他一生致力于公益事业,“惠灵顿免费救护车”就是他创办的。当年,这片玫瑰园是诺伍德女士的私家花园。诺伍德女士去世后,爵士便将这处玫瑰园捐献给了惠灵顿市政府,供游人免费参观和游览。现在不是玫瑰盛开的季节,只有稀稀拉拉的几朵花。

跟着导航,走过玫瑰花园,往左走不远,竟然进入了一片墓区,把我们吓一跳。退回去又仔细地看地图,确实要从这里穿过去,加上看见当地人在里面穿来穿去,才知道这里和国内的墓地不太一样,大家都把这里面的路当做近路抄了。

穿过墓地就是政府办公区,国会大厦离这里不到500米。从墓碑上看,有的还是19世纪的。为什么没有拆迁?老外不懂风水吗?

新西兰行政办公大楼。因为外观与传统的蜂箱外观非常相似,所以又被称为蜂巢(The Beehive)。

这座蜂巢由英国建筑师巴兹尔·斯潘塞爵士(Sir Basil Spence)设计,1971年动工,1980年建成,是地上十层(72 米)、地下四层的钢筋混凝土结构建筑,用花岗岩和大理石装饰表面;蜂巢棕色的屋顶由20吨手贴边缝铜制成,目前已呈现自然风化的外观。

新西兰的总理和各部部长都在蜂巢内办公,大型国宴也会在该楼内举行,该楼的地下室则是全国国防和民防系统的司令部。

“蜂巢”建筑有一部分对公众开放,游客可以进入大厦内听到免费的导游讲解。

我们误打误撞的来到一个门口,上面写着欢迎参观,于是带着狐疑走进去,门口的保安让我们过安检,我们也听话的配合安检,安检完保安问我们找谁,我们傻了,不找谁不能进?看起来凶巴巴的保安终于明白我们只是想看看,于是告诉我们去一个柜台登记就可以了。我们在柜台登记,小姑娘给了一张中文简介,然后带我们存东西,什么都不能带进去,包括手机相机。存好东西,小姑娘把我们交给一个工作人员,告诉我们跟着她走,她会带我们参观和讲解。于是我们听了一个小时的鸟语。

这一组三栋建筑叫“国会大厦群”,左边的蜂巢是新西兰政府办公大楼,旁边的的哥特式建筑是议会大厦,是新西兰议员开会、办公的地方。

这栋紧邻的是国会图书馆,不对公众开放借阅书籍,但是可以跟着参观团进去参观。

一小时的参观我们从最左边的蜂巢进去,工作人员带我们依次参观了新西兰政府部门办公场所,看见工作人员就在里面工作;参观了议会厅,讲了议员们开会怎么坐,怎么开会;参观了装饰独特的毛利特别委员会会议厅和艺术陈列厅;参观了新西兰有名的建筑防震系统;参观了国会图书馆;最后又跟着讲解员回到蜂巢。跟团后只能沿固定线路走,中途不能退团离开,也不能随意进入未经允许的地方。当然,练好英语是关键,听不懂真的很痛苦啊!!!摄影师同志发誓说回国后一定要学好英语。

对了,国会大厦前的这片漂亮的大草坪是可以在上面野餐或者躺在上面晒太阳的。新西兰人就是这么可爱!

下面记录一下在新西兰看病的经历。

在陶波,摄影师同志就说脚有点疼,好像痛风犯了。这一两年没犯过,所以也没带药,只好去药店买药。药师说对于痛风,他们能给的非处方药只有“扶他林”,我们想买的“秋水仙碱”只能有医生开的药方才能卖给我们。摄影师同志不肯去医院,就买了“扶他林”先吃着。今天早上起来,痛风更厉害了,看样子在陶波买的药没起多大作用,于是准备去惠灵顿的药店去看看还有没有其他药。

到了药店,药剂师一看,说我们现在用的药已经是他们这里最有效的了,如果不能缓解,只能去看医生。没办法,问清楚了医生在哪里,请人家给设置好导航,跟着导航走吧。

导航说到了,可我们就是找不到门。没办法,问!隔壁左右问了好几家才搞明白,要从一个很小的不起眼的小门进去,坐电梯上二楼。可怜的摄影师同志一瘸一拐的跟着我到处找,一路还不断的拍街景。

这是一个小小的诊所,门口是个药房,说不能给我药,先去看医生。流程是,先去前台登记,姓名生日护照,有什么不舒服,然后说你等着,会有护士来找你。可能看我们是游客,人家还是特殊对待,很快有个会讲中文的男护士来了,把我们带到一个房间,看了老公的脚,问了些有没有药物过敏什么的,就让我们等着,他去找医生,过会医生来了,把我们带到另一个房间,然后又问了一次刚才的问题,我告诉她我们这是老毛病了,就是痛风,不需要检查,只要给我们“秋水仙碱”就可以了,并且请求她一定要多开些,因为看医生不方便。

医生给我们开药。打印了一张单,告诉我们可以去任何一个药房买。于是出来再到前台,一付钱我就傻了,前后10分钟,135刀,折合人民币500多元,抢钱啊!!!我以为弄错了,又问前台,结果前台说你是游客,所以这是新西兰政府的规定。

这还只是看医生的钱,买秋水仙碱,20颗药片花了19多刀,一颗药花了4块人民币,在国内一盒“秋水仙碱”不到10块钱,真是病不起啊!

真实体验了一把在国外看病,贵贵贵!不过人家态度还是好的,全程笑容满面,不厌其烦!习惯了国内的速战速决,还真不习惯这种嘘寒问暖。

 

 

 

 

 

新西兰自驾第十二站—陶波镇

2018年5月20日,新西兰陶波镇。

从罗托鲁瓦出发,向南约1小时车程就到了陶波镇。小镇北岸的陶波湖,是新西兰最大的湖泊。

陶波湖位于北岛中部火山高原上。面积616平方公里,大约相当于新加坡的国土面积。通加里罗河由南面注入,湖水由湖东北经怀卡托河流出。湖水覆盖了几座火山口。看图片左面的蓝色平台了吗?大家猜猜是干嘛用的?

陶波镇上有名的飞机麦当劳。在旁边的房子里买了餐,可以拿到飞机里,坐在机舱里吃。这不是模型,是一架真的飞机!

据查,这架Douglas DC3建成于1943年,是新西兰南太平洋航空公司在1961-1966间负责运营的三架飞机之一。1971年,它被Fieldair Holdings购入麾下,被命名为“Whio”,并于1984年退役。

吃了一半,下起了小雨,过一会彩虹出来了,摄影师同志扔下吃了一半的汉堡就跑了,就为了拍这张照片。

地热温泉公园。这里一点也没有温泉的样子啊,就是很大很大的草坪,那些红叶黄叶又勾起了摄影师的兴趣,跑来跑去不停拍拍拍。

公园里爸爸带着三个小朋友玩滑索。在新西兰,全职奶爸一点也不丢人。因为现任新西兰总理就是未婚生子,男朋友就是全职奶爸,甚至在联合国开会也带上宝宝,这些在中国不可想象的事情在新西兰就是很普遍的现象,新西兰人甚至认为这很酷,也给新西兰总理带来超高的人气。

寻寻觅觅良久,终于找到了地热温泉。这里正在重新规划修建,到处在施工。现在只能从一个小桥下去泡温泉。

这个瀑布的水有点热,不敢靠近,也有老外直接站在瀑布下冲。水流到小桥下就不太热了,可以泡泡脚。

温泉水流过小桥汇入了怀卡托河。这里也是胡卡瀑布的上游。从这里可以徒步到达胡卡瀑布。我们遇到的当地人都是徒步装备,从这里走到胡卡。我们这次是探路,走到这里就往回走了,以后有机会再走到胡卡瀑布。

最后来揭晓答案。湖中的平台是高尔夫球台。这是得多有钱,把球往湖里打?想想都肉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