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于闹市的真庆观

2018年3月8日,昆明。

真庆观始建于元代,由武当山著名道士张守清弟子宋披云到昆明传道时所建,以供奉真武祖师,当时取观名“真武祠”。明宣德六年(公元1431年)重建,更名“真庆观”。

真庆观在拓东路与白塔路的交叉口,是昆明市内现存规模最大、保存最完好的明清道教建筑群。

进入大门就看见道教的符号“符”

精美的铜殿

建于清康熙年间的都雷府。大门两侧有木刻对联“愿天常生好人,愿人常行好事”,多美好的愿望!都雷府祭祀雷神和火神,这幅对联的意思是雷神看见坏人就劈?

都雷府门后题:“万古神风”。大门内有一方亭,匾上写“清风亭”,清嘉庆21年(1816年)建。

清风亭亭内上方雕有龙的精致藻井

我们到的时候真庆观刚刚开门,进去溜达了一圈,也没见到什么人,地方不是很大,半小时足以转完。

 

昆明街头访古

2018年3月7日,昆明。

从圆通寺出来,我们直奔下一站–马家大院。

马家大院始建于1923年,原是滇军名将、昆明市第一任市长马鉁的宅院。大院坐南朝北,布局与结构为“四合五天井”、“走马转角楼”的砖木结构。是昆明市区内现存保护最完整的白族居民经典建筑。2001年10月获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太地区2001年度文化遗产保护奖》。现在只开放了一小部分,是一个茶社和剧场,现在没有演出,也没法进去参观。

不过意外地找到了昆明老街,昆明城中最后遗留的历史街区。这里最古老的建筑已经有近900年历史,是保存清代和民国时期商铺和民居最完整的片区。昆明老街范围很大,正在一个街区一个街区的修。其中马家大院所在地–钱王街一带在清末、民国时期为老昆明的商业、金融繁茂之地,有各种商号、票号。最著名的就是红顶商人同庆丰票号老板“钱王”王炽。所以这条街高门大户较多,可惜都进不去,只能欣赏门头。

闲逛中遇见了罐罐米线,这家店是慢游昆明推荐的苍蝇小店,好吃!来昆明天天都是米线,要吐了,可是这家的臭豆腐米线,太香了!里面有一块臭腐乳,现在一边写我还一边流口水,连汤我都喝完了,虽然有点咸,可是实在好吃,隆重推荐!

填饱了肚子,精神恢复,走到昆明文庙。现在只有这个棂星门是老物了,清康熙二十九年所建。其他的文庙建筑如大成殿、大成门、魁星阁等在1941年日军轰炸昆明时被毁。

大成门和大成殿都关着,非遗博物馆也关着,晕!

云南抗战胜利堂。这里可是风水宝地,明朝时是黔国公沐氏之国公府;清康熙年间平定吴三桂之乱后,清政府在云南昆明兴建三大衙门,这里是总督署;1944年,原建筑拆除,准备于此建“中山纪念堂”,1946年落成,正式命名为“抗战胜利堂”。1950年12月,改称人民胜利堂,将原拟建于公园的人民英雄纪念碑,改建在抗战胜利堂公园内。现在这里是云南省人大、省政府、省政协举行重要会议的场所。

人民英雄纪念碑

英雄纪念碑的下面是云南人民革命斗争史展厅。我们到的时候门关着,准备走的时候遇到一位保安师傅,随口问了一句,这里可以参观吗?保安师傅热情地说,可以,但还没到时间,不过他可以去找管钥匙的师傅帮我们打开门。于是我们被提前放进去参观,花了两个多小时了解了一下云南革命史。

胜利堂前著名的“酒杯楼”。

抗战胜利后,毕业于清华大学的著名建筑设计师李华设计胜利堂时,独具匠心地沿云瑞东、西两路的地形走势设计了两幢酷似酒杯式的建筑,寓意“双杯庆胜利”。许多慕名来访的中外建筑专家评价说,酒杯楼的外型建筑与胜利堂浑然天成,环抱胜利堂两侧,内部结构明暗结合,户户各异,充分展现出高超的设计理念和建筑技巧,是中西合璧的经典,传统与现代结合的典范。
旧时,昆明南城外,有金马坊、碧鸡坊和忠爱坊三座牌坊。因三座牌坊呈“品”字形,故称为“品字三牌坊”。三牌坊中,又以忠爱坊的建造时间为最早。始建于元代,是人民为了纪念咸阳王平章政事赛典赤·瞻思丁“忠于君而爱于民”的功德而建,所以取名“忠爱坊”。后两次毁于大火。现在的这座牌坊是1998年重建。
金马碧鸡坊始建于明朝宣德年间,至今已有近四百年的历史,是昆明的地标。东坊临金马山而名为金马坊,西坊靠碧鸡山而名为碧鸡坊。现在的这两座牌坊也是1998年所建。
东寺塔
西寺塔
东寺塔位于今书林街,西寺塔位于今东寺街,两塔原分别在常乐寺和慧光寺中,塔、寺均建于南诏国时代,已有1100多年历史,现塔还在,寺已毁。两塔对峙,在二月的梅花和烟雨中,“双塔烟雨”成为明清时的“昆明八景”之一。
回去的路上偶遇云南省滇剧院,看门的师傅说演员们春节期间下乡巡回演出辛苦了,放假了,3月22日才回来上班,只能等以后再来了!

圆通胜境

2018年3月7日,昆明。

昆明圆通寺始建于唐朝南诏时代,已有1200多年的建寺历史,是中国最早的观音寺,比浙江普陀山的观音道场还早100多年。圆通寺也是昆明春天赏樱胜地。春节期间,圆通街、圆通寺、昆明动物园,整座圆通山红云披盖,赏花的人流络绎不绝,每年都会交通管制。现在樱花最盛的时间已过,已经没有多少游客,多是敬香的香客。

进圆通寺要购买6元的香火劵,每人可得到三支香和一对蜡烛,在大殿前集中上香。我觉得很好,一方面保证了寺庙的香火,另一方面也杜绝了烧高香的攀比,庙里少了乌烟瘴气。


一进寺庙,高大苍翠的松柏,点点粉红的樱花簇拥在甬道两边,前面是“圆通胜景”四个金色的大字,真是应景、点题。

 

这座牌坊是清代康熙八年(1669年)吴三桂统治云南时所建,风格古朴,造型精美。

牌坊上刻的人物不是佛教的神仙,而是道教的神仙,这也是圆通寺的一奇。

圆通寺与其他佛寺不同的是,进山门后不是上坡,而是要沿着中轴线一直下坡。过了胜境牌坊下坡来到了龙华宝殿。

过龙华宝殿,就来到了寺庙的中心,也是圆通寺另一奇特之处。这里是圆通寺最低点,中设放生池,四周厢房、回廊、大殿围合出一处水院,一座垂檐翘角、轻盈秀丽的八角亭立于放生池中央。这座八角亭也是吴三桂当年重修圆通寺时所建造,颇有江南园林之神韵。

同治十年(1871年),大水淹寺,佛像遭损坏。光绪年间重修佛像时,将大殿供奉的主尊改成了释迦牟尼“三身佛”。但是,圆通寺本为观音道场,观音寺不能没有观音,于是,观音便搬进了这座八角亭。

过八角亭,迎面是圆通宝殿。圆通宝殿始建于元代,现在还保持元代粗犷豪放的构造风格。圆通本是观世音菩萨法号,“圆通宝殿”本应为观世音菩萨道场,但是殿内却供奉着释迦牟尼塑像。这是因为光绪年间重修佛像时,将大殿供奉的主尊改成了释迦牟尼“三身佛”,但大殿并没有改称“大雄宝殿”,仍然保留了“圆通宝殿”的名称。

过圆通宝殿,来到一高台之上,此处是为安放1982年泰国佛教界赠送的释迎牟尼佛铜像,于1986年新建的铜佛殿,极具异域风格。

过铜佛殿再往上行,就是圆通寺有名的摩崖石壁,可惜这里正在维修,只能远观。

3月22日庙里要做水陆大法会,庙里的居士们都在忙着,可是还是有几位居士为敬香的人念诵佛经,这也是和其它寺庙不同的地方,让人感觉贴心用心,我也喜欢上了这座寺庙,慢慢地品味。

 

走读云南大学老房子

2018年3月6日,昆明。

去翠湖公园的路上,偶然看见云南大学的校门,既然遇到,就进去看看吧。

云南大学始建于1922年,时称私立东陆大学,1938年改为国立云南大学,是中国西部最早的大学之一。云大有呈贡、东陆两校区,翠湖附近是东陆校区,也是老校区,保留了很多历史建筑。

走上台阶,是一个西式的喷水池,再往上,是一幢体量巨大的西式建筑“会泽院”。这是云大最早的建筑,也是云南大学的标志性建筑。1923年4月20日奠基,1924年落成,由留学法国、比利时的张邦翰设计。1936年蒋介石到昆明,曾居住于此。抗战期间,日本飞机轰炸昆明,会泽院两次中弹,但屹立如常。解放后,党和国家领导人彭德怀、陈毅、贺龙等来校视察,均曾在会泽院召开座谈会、听汇报、作指示。1987年,会泽院被云南省政府公布为省级重点文物。

会泽院对面是云南大学革命烈士纪念碑和至公堂

至公堂是云南贡院建筑群的中心,于1499年建成。至公堂是明清云南乡试活动的中心,是全国仅存的科举考试制度历史的见证之一。林则徐曾两次在这里主考。抗日战争时期,至公堂作为云南大学礼堂,是全国学术活动的中心。闻一多先生著名的《最后一次演讲》即在此进行。1987年2月21日,至公堂被云南省政府公布为省级重点保护文物。

过至公堂,左手边可以看到一座高高的钟楼。

在云南大学理科实验楼建成后,1955年兴建配套工程水塔兼作钟楼。由云南大学土木系主任姚瞻教授设计。‘钟楼接晖’为云大校园一景,2005年被列为昆明市历史文化遗产保护建筑。

至公堂附近还保留着云南贡院的一处建筑—东号舍。现在的云南大学校址原来是明清两代云南的贡院,也就是全省举行科举考试(乡试)的考场,贡院乡试每3年举行一次,考场分列在至公堂东西两侧,排列整齐,用《千字文》编号,巷口设号栅便于关锁,东文场有900间,现存40间,为2层楼房,砖木结构,前后上下均有走廊。

现在这里是教师的办公室。

过至公堂后的草坪,是由梁思成和林徽因设计的映秋院。这个小院是当时云南省主席龙云夫人顾映秋捐资修建的女生宿舍,1938年建成。抗战时期,全国许多著名教授在此居住。1955年周恩来总理曾到此视察、看望了居住在此的云大女生。1987年,映秋院被云南省政府公布为省级重点保护文物。

映秋院草坪

映秋院旁的泽清堂是云大的女生食堂,也是由梁思成和林徽因设计。1938年龙云夫人顾映秋捐资修建女生宿舍后,时任云南第一集团军司令卢汉的夫人龙泽清捐款修建了泽清堂,1941年建成。这也是云南大学著名的两处夫人建筑。

行政楼

云大一年四季繁花盛开,书香花香人杰,有时间的话来走走真是很不错呢!

云大的精神“会泽百家,至公天下”

访西南联大旧址,忆光辉岁月

2018年3月6日,昆明。

电影《无问西东》的上映,又勾起人们对西南联大那段历史的兴趣。到了昆明,当然要实地探访联大旧址。

原国立西南联合大学校本部旧址位于今天云南师范大学的校园内,在高楼林立的校园里,一排排茅草覆顶的黄色平房就是联大的校舍了。
抗日战争爆发后,为了给中国留下读书的种子,保护文化教育精英,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和天津南开大学陆续南迁。1937年11月17日三校迁至湖南长沙合组为长沙临时大学,开始复课。这个日子后来被定为联大校庆。随着日寇的进逼,长沙危急,三校又迁往云南昆明,1938年5月4日开学。
西南联大选址确定后,林徽因与梁思成受邀营建校舍。但在那个艰苦年代,物资、财力极度匮乏,校舍设计方案因此一次次缩水,最终以简陋的茅草房定稿。

西南联大冠盖云集,群贤毕至。陈寅恪、朱自清、沈从文、金岳霖,冯友兰、闻一多、钱钟书、王力,梁思成、林徽因,每一个名字都代表着一个人文自然学科。而学生也毫不含糊,8年时间,西南联大培养出了诺奖获得者李政道、杨振宁,国家最高科技奖获得者黄昆,“两弹一星”功勋奖获得者屠守锷、郭永怀、陈芳允、王希季、朱光亚、邓稼先等,还有无数学生在祖国的解放事业中献出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北大校长蒋梦麟

清华校长梅贻琦

南开校长张伯苓

三位校长精诚合作,在昆明这个边外之地翻开了中国高等教育史上的璀璨一页。

这里还有‘一二一’惨案牺牲烈士和李公仆闻一多先生衣冠冢以及纪念馆,我们花了一上午的时间去重温这段历史,缅怀先烈。

1945年12月1日,昆明爆发了 “反对内战,争取民主”的“一二·一”民主运动。上午10点左右,一百余名佩戴军官总队符号的匪徒和穿黄制服的特务到联大新校舍,用石块、瓦片、木棍向联大同学进行攻击。同学们高呼“保卫民主堡垒!”并英勇还击,打退了他们的进攻,还俘虏了一名特务。同学们紧闭大门,用桌椅等加强校门的防御工事。一个女同学爬上梯子,在围墙上高喊“中国人不打中国人!”特务暴徒们大叫“打呀!”“杀呀!”向同学们冲过去,一个特务掏出手榴弹准备投掷,教员于再向前抱住那个匪徒,但被推倒在地,随后炸弹爆炸。特务们叫嚷说:“打死的是共产党,救他的也是共产党!”当晚,于再在医院逝世。另一路五十多个便衣打手,在联大师院同学午饭时间闯入饭厅前院乱打,并丢了一颗手榴弹。同学们投入战斗。昆华工校同学闻讯赶来支援,将暴徒赶出了校门,但匪徒从门缝里扔进了两颗手榴弹,越墙赶来援救的昆华工校17岁的张华昌同学,被弹片击中头部,于第二天死去。联大师院18岁的李鲁连(原名荀极中),中弹负重伤后,在送往医院途中又遭特务拦路毒打致死。师院女同学潘琰被炸伤,手指被弹片削掉,仍然奋不顾身上去抢救其他同学。特务用石块猛击她头部,还用铁条猛刺她的腹部,待同学赶来救她的时候,她已奄奄一息,当天下午死于医院,临终前还用微弱的呼声喊出:“同学们,团结呀!”四烈士献出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这一天,联大工学院、联大附中、南菁中学师生也都遭到特务攻打。总计死亡4人,重伤29人,轻伤30多人,这就是震惊全国的“一二·一惨案”。12月2日,罢课委员会为四烈士举行入殓仪式。从12月4日起,全市大中学教师400多人公开声明“无限期罢教,直到学生复课为之。”

1946年6月底,民主同盟和各界人士在昆明发起万人签名运动,要求和平。昆明警备总司令霍揆彰拟定了逮捕、暗杀民盟负责人的名单。其中李公仆先生被列为第一名,闻一多先生为第二名。7月11日晚,李公朴和夫人外出归途中,遭国民党特务暗杀。时隔四天。15日下午,闻一多也遭杀害。这就是著名的“李闻惨案”。闻一多先生在《最后一次演讲》中有这么一段话:“你们杀死一个李公朴,会有千百万个李公朴站起来!”正是因为有许许多多像李公朴、闻一多先生一样的革命先烈前赴后继的奋斗才取得了民主革命的胜利,才有了今天的和平中国。

闻一多先生衣冠冢

纪念碑的基座上刻有27位为国家和民族独立解放献出宝贵生命的烈士名字。

西南联大纪念碑。

1946年,组成西南联大的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南开大学三校复员北返,云南师范学院留昆独立建校,定名国立昆明师范学院。

北归前,清华大学校长梅贻琦先生亲笔书“国立昆明师范学院”和篆书“教学相长”字样,以象征联大精神薪火相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