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川藏行第十六站—没有错过的甘白路

2018年10月13日,从亚青寺到甘孜县。

拍完亚青寺的早晨,回宾馆吃完早饭退房,踏上新的旅途。今天的行程是从亚青寺到石渠县。

上午10点,从昌台路口转到甘白路。

甘白路起于甘孜县南多乡呷拉,终于白玉县建设镇,全长214公里。全线有140公里路段在海拔4000米以上。这里氧气稀薄,气候恶劣但风光无限。被称为“中国最美自驾县道”。

今天天公不作美,天上开始下小雪籽,越往前走,小雪籽变成了小冰雹,随着海拔的升高,冰雹变成了鹅毛大雪。在拉龙措旁的一个小维修站,一位喇嘛招手想搭车,我们带上了他继续前行。

雪越来越大,雨刮的速度越来越快。路面开始出现积雪。我们的心也提了起来。走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路已经一片白,和周围的的山融为一体。车开始打滑,司机同志努力控制着方向盘。到了一个爬坡处,车直接罢工了。

我们一商量,赶紧往回撤,下面海拔低,气温会高点,不会下这么大雪,如果强行走太危险!随行的喇嘛却还是要往前走,我们只能帮他拦了一辆四驱车,祝福他一路平安。我们掉头回亚青寺。打算从亚青寺走白玉回德格再说。

中午11:49分,回到昌台镇。

到昌台镇的时候,油已经不够走到白玉县,中途也没有加油站,只能进镇里小加油站加油。昌台镇的路是真烂!!!这么烂的路在川西还是第一次见!连续不断的大坑小坑里装满了水,不知深浅,没办法,硬着头皮也要走啊!

在加油站遇到公路养护工人,告诉我们现在甘白路雪停了,可以走了,他刚巡路回来。下午可能又不行了,让我们趁中午气温高时赶紧通过。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12点50分,重新踏上甘白路。

果然,就这么两三个小时,甘白路判若两条路!路上没有雪了!除了路好走了,沿途的风景更是惊艳!!!

拉龙措,一个四四方方的湖,还是第一次见。

湖边的小小维修站。就是在这里带上了喇嘛,可惜没有缘分送他到目的地。

海子山

日通坝草原,夏天这里开满了鲜花。

卓达拉山突然出现在面前。

卓达拉山垭口海拔4798米,有个观景台可以拍照。

翻过卓达拉山,出现一片牧场。

皑皑雪山下一片田园风光

过了牧场,转到317国道,我们又回到了甘孜县城。

县城边的这片湿地千万不要错过了

本来不准备在甘孜停留,直接去石渠县。可是经过早上惊险的一幕,加上来回一折腾,临时决定在甘孜县再住一晚。我进了酒店就躺下休息了。摄影师同志却一点也不困,自己跑去朱德总司令和五世格达活佛纪念馆参观。

看见这张图片,想起了“让我们荡起了双桨”哈哈!

强烈推荐甘孜到德格,德格到白玉,白玉到甘孜的环线,两到三天的行程可以看到雪山草地河谷,还有经典的德格印经院、噶陀寺和亚青寺,绝对终身难忘!

2018川藏行第十五站—梵音和炊烟缭绕亚青寺的早晨

2018年10月13日,四川省白玉县亚青寺。

亚青寺海拔已经上到4000米,白天转悠一天,吃完晚饭头有点疼,早早就睡了。

早上6点就被隔壁吵醒,摄影师们已经出发了。赖到6点半起来,打开窗帘一看,外面在下小雪,和摄影师同志商量还是回去继续睡吧。摄影师同志说辛辛苦苦来了,怎么也要去看看吧?没办法,离开热乎乎的被窝,哆哆嗦嗦快速穿好衣服,真是冷啊!

7点出门的时候,外面的雪停了!跟着一群拿着长枪短炮不怕辛苦的摄影师爬上了觉姆岛东南面的修行山。

山上有一座莲花生大师的神像。

上得山来,架好相机,已经7点35了。东方开始泛红。

7点41分,炊烟升起。太阳却迟迟不露头,只有天边的红霞意思了一下。今天就这样了,没有日出!一些摄影师收拾机器准备离开了。

我们家的摄影师还不肯回去,离开众人转到了山的另一边。远处的雪山被朝阳照亮,还不错哦!

太阳升起后,大片的雾升起来,很快就看不到雪山了。

再回到原来的位置,天已经亮了。山下密密麻麻的小房子,是觉姆的小屋。

这条河叫曲水河,以曲水河为界,分为扎巴(出家男众)和觉姆(出家女众)两个区。图片左边的是扎巴区,右边的是觉姆区。

觉姆区面积约 0.15 平方公里,三面环水,据说有2万多觉姆,是世界上女性出家人最多的地方。小岛也被叫作觉姆岛。

以前规定成年男子不得踏上觉姆岛,上岛的桥会有人值守。现在只要不是太晚,还是可以上去参观的。

在山上转一圈才发现,亚青寺真的太大了!上面两张图片上的大殿我们昨天都没去过。下图中一大早就聚集了很多很多的修行者,大家都席地而坐,在听诵经。

修行山上也有一些修行人面朝梵音飘来的方向,一动不动地在打坐。

昨夜下过小雪,地上都是湿的。温度很低,我不停地走来走去让身体保持温暖。这些修行者在我们拍摄的近一个小时内就这样静静地坐着,真是服了!

我们走来走去,牦牛走来走去,都动摇不了她们。

再过十几天,觉姆们就要闭关修行了。在亚青寺很难再见到她们。日出之前她们就会进入这个仅容一个人打坐的“火柴盒”,傍晚才能出来。

百日闭关,陪伴的只有呼啸的山风和巍峨的雪山。作为凡人,孤独就会压垮我。唉!

2018川藏行第十四站—在亚青寺遇到阿松活佛

2018年10月12日,亚青寺。

从天葬台下来,在停车场停好车,再次安检入寺。

一进亚青寺就可以看到大金塔,下面长长的转经筒有很多转经的修行者和信众,也有磕长头的。藏族人喜欢聚餐,在藏地旅行经常可以看见一群人席地而坐,几个热水瓶,有的装着酥油茶,有的装着酸奶,带点青稞面,奶条类的奶制品,大家开开心心地边聊边吃。

从大金塔继续往里走,看见这个经堂。我们跟着穿红袍的师傅们走了进去。

很多人在这里脱鞋,屋里屋外一地的鞋。上前一问,一位觉姆说活佛马上来了,让我们赶紧脱鞋进去。这么幸运?赶紧脱鞋!一位藏族青年懂一点普通话,看我们什么也不懂,叫我们跟着他。于是我们有样学样地买了哈达,跟着他进了大殿。

进去听了一会才明白大殿里正在进行佛学院的考试。台下坐着考官和等待考试的学生,学生们挨个上台演讲,有点类似大学里的论文答辩。

我们坐在大殿外围的凳子上。我们进去的时候前面已经有10多个人,不一会儿,四周的凳子上就坐满了等待参拜活佛的人。后面就不让进了。我们等了一个多小时,脚上只穿了一双袜子,都快冻僵了,可是不管大人孩子,一点声都没有,只有台上学生演讲的声音。

终于,阿松活佛来了!人们都兴奋地站了起来。但是没有拥挤,大家按照自己座位的顺序一个个上前拜见活佛。有的看见活佛就下跪磕头,有的拉着活佛的手说着我们听不懂的话。活佛一直保持着温柔的笑容,尽量满足每一个人的要求。我们也不懂规矩啊,赶紧问我们的翻译,要不要跪,要不要供养,供养给多少好。藏族小伙子笑着说,没关系的,不用跪也可以,你们献上哈达就好,至于供养,随心就好。

众人献上哈达后,活佛会送给每人一部藏经,一包解脱丸,有的会说上几句。轮到我们的时候,活佛看见我们有点吃惊,我们学着藏族同胞的样子献上哈达和供养,活佛也送给我们经书和解脱丸。经书是藏文的,看不懂,不过有活佛加持过的,回家珍藏起来。

参拜完阿松活佛,出来遇见管事的喇嘛在给寺庙的修行者分配工作,主要就是念经和做法事。领到工作的会拿到这么一个纸条,估计一段时间后根据纸条来结算工资。

在藏区,喇嘛们出家一般由家里供养,生活条件较好。而女孩在家里本就没地位,出家还能改善生活,成为家里受尊敬的人,但家里一般是不会供养的,要靠自己赚钱养活自己。赚钱的主要方式就是念经,如果有人请的话就有收入,否则就没钱。所以她们生活非常清贫,但你在她们脸上看到的都是知足和笑容,每个人看见你都是微笑,单手立道一声扎西德勒!

我们继续往前走,进入另外一个大殿。这个大殿里面有很多觉姆在打坐,我们跟着藏族同胞静悄悄地从边上往里走。

藏族同胞进入一个小屋子参拜后就出来找师傅献上哈达,然后师傅会给他们一个什么东西。我们走在后面没有看到。

因为我们的眼睛被大殿里的奇珍异宝给吸引住了。一排排的碗里全是各种宝石。

等我们走到小屋,才发现里面有位大师在打坐,藏族同胞都匍匐在他面前。后来才知道这是亚青寺的创始人阿秋活佛。这里是他生前住过的地方。他主张实修,所以才有这么多弟子在这里打坐修定。

亚青寺始建于公元1985年,由大圆满龙钦,龙萨两大清净传承祖师喇嘛阿秋活佛修建主持。2011年藏历5月23日(农历6月23日,阳历7月23日)凌晨2:15分,阿秋活佛圆寂。

另外一个大殿,男性修行者在听上师讲经。

修行时,男女修行者分开修行,住的地方也是分开的。

金碧辉煌的大殿旁边就是女性修行者–觉姆居住的棚屋。这里的条件比色达更加艰苦。

在亚青寺修行非常艰苦,住的就是自己盖的这种小木屋,吃水是共用的水管,要自己提回家。觉姆告诉我们,这些火柴盒大小的房子,是她们闭关修行的地方,再过11天,她们就要开始冬季闭关,每天早上太阳升起进去打坐修行,太阳下山才能出来。

相比汉传佛教的修行者,她们真是太苦了!而且很多觉姆年纪很轻,要依靠信仰战胜红尘的诱惑,真是佩服!

 

2018川藏行第十三站—亚青寺的“天葬”

2018年10月12日,四川白玉县亚青寺。

离开白玉县城,蓝天白云草原雪山相伴,心情格外好。

注意图片下面探头探脑的小家伙,吃的圆滚滚的准备过冬了。

夫妻俩准备让公牦牛和母牦牛交配,结果公牦牛抵死不从,跑了。

开朗热情的牧民兄弟,邀请摄影师同志去他家做客拍照。

幸福的大家庭

快到亚青寺的这个草原一定不要错过,真是山色如黛草色黄,绝美!

看到大金塔就到亚青寺了。

自驾车不能进寺,要停在一个大停车场里。所有人要过安检才能进入寺庙范围内。如果在亚青宾馆住宿,可以在傍晚规定时间内将车开到宾馆停放。来之前没想到亚青寺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加上范围非常大,想短时间参观完是不可能的,于是临时决定在亚青寺唯一的宾馆—亚青宾馆住一晚,明天拍了日出再走。

我们先去亚青宾馆开好房间,宾馆有小饭馆,解决了吃饭的问题。从宾馆出来,向门卫打听天葬在哪里。门卫师傅抬头看看远处,说我们来晚了,早上有好几次,不过现在山上还有大鸟在飞,应该还没完,你们可以去碰碰运气。门卫师傅告诉我们最好开车去,因为路还挺远,还要爬山,于是我们出来拿了车,向天葬台开去。

下面的画面有点恐怖,胆小的就不要往下看了。去之前我没觉得害怕,可是等到了天葬台,我连车都没敢下,也没敢看,空气中的味道让我直反胃,加上耳边不断地“咚咚”的声音,真是吓破了胆。在晕过去之前,逼着摄影师同志赶紧下了山。回去的路上摄影师同志不停埋怨说不该带我来,胆小如鼠(哭)。这些照片放了两年,一直不敢看,现在写到这里来了,躲不过去了,才在梵音的陪伴下打开。我尽量把有颜色的照片剔除,只放一些稍微温柔一点的。

我们上来的时候已经是今天的尾声了,前面的法事和解剖没看到。摄影师同志征得家属和做法事的师傅的同意才开始拍摄。

和色达的天葬不同,色达的天葬台会有一个白色的帷幔遮挡,只能隐隐约约地看到,亚青寺是全程高清无遮挡。

天葬是藏传佛教里“布施”修法的最高境界。佛经中就有“舍身饲虎”的动人故事。按照佛教教义,人死之后灵魂离开肉体进入新的轮回,尸体就成了无用的皮囊。因此,死后将尸体喂食鹰鹫,一则可以毫不费力的完成人生最后一次布施,积累善法资粮;二则可以减少鹰鹫对其他动物的攫食伤害,换取其它生命的生存机会,功德无量;三则因为鹰鹫群中有空行母的化身,若能请她们享用尸供,则堪称无上最胜供养。

天葬借助舍身饲鹰,将死亡肉体奉献给尸陀林中的有形鹰鹫和无形神灵,不仅实现肉体的自然回归,达到了灵魂的升华,而且无言诠释了佛教无常和空性的教义,警醒人们放弃对实有的执着。寻求永恒的解脱。

鹰鹫历来为藏民族所珍爱,被视作神鸟或是空行母的化身,禁绝猎杀。

 

从科学的角度看,秃鹫从不(或很少)直接杀死其他生灵;一辈子只爱一次;会共同分担幼鸟的抚养,并结成和睦的大群。最重要的是,它们执行着一项不可或缺,却被人们大大低估的“生态系统服务”,被誉为“天然拾荒者”。藏传佛教的大师们也许早就了解秃鹫的这些品行,才创造出在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天葬”仪轨,使人与自然和谐共生。

2018川藏行第十二站—白玉噶陀寺

2018年10月11日,从德格到白玉县。


一离开317,突然看见对面的小山上出现西藏两字。原来这条河就是鼎鼎大名的金沙江了,是四川和西藏的界河。奇怪的是四川这边山体破碎,到处是滑坡,对面西藏都是巨石山;反而四川这边流入金沙江的水是清清绿水,西藏那边都是滚滚黄流,不知道什么原因。


到噶托寺的路从海拔2900多米走山路10公里,上到4000多米,上升1000米,可想而知路多么的陡!!!加上路经常滑坡,真是步步惊心!看见美景也不太敢停车拍。

噶陀寺位于白玉县河坡地区白龙沟朵念山的山腰。寺址上有一巨大光滑的大白石,石上天然形成一藏文字母,读音为“噶”, 因此而得名。

佛学院。噶陀寺堪称宁玛派的母寺,莲花生大师曾亲自为噶陀开光加持十三次。全世界有三大金刚座,一是印度金刚座,是释迦牟尼佛的道场;二是噶陀寺,是莲花生大师的道场;三是汉地五台山,是文殊菩萨的道场。

噶陀寺在藏历第三胜生土兔年(1159年)由宁玛派高僧噶当巴德协(1122–1192年)创建。距今已有861年,在过去的800年多间,由圣地虹化成就的修行者有十万之众。据说进了山门就可以七世为人,不堕畜生道。加持力满格!

宁玛教的祖庭,规模实在是太大了,我们花了两小时才转了老坛城和两个大殿。据说全部转完最少需要1天。

气势宏伟的大殿

高大的酥油花,不是一个,是很多!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这么大这么精美的!

酥油花作为供佛的艺术品,制作非常不易。因为酥油遇冷即凝,遇热即化,所以负责制作酥油花的僧人要在一年之中最冷的天气,在最冷的房间中制作酥油花。

制作时,先用铁丝扎成各种花架,并固定在花板上,在架旁备有盛满冰水的水盆,然后把调有各色颜料的酥油,一点一点地塑雕在花架上。为了防止体温对酥油花的影响,僧人们在捏制之前都要把手浸泡在刺骨的雪水中。制作过程中,为防手温回暖,还必须不时地浸冰水、抓冰块,让手指保持冰凉。用这份恭敬之心虔诚之心才能塑出供佛的酥油花。

祖师殿。这样看这个门没什么特别。

细节放大了看。全是木头一块块立体雕刻后再涂色,这得花多少时间完成啊!

藏戏的面具

好像是真枪

有好多块石头被锦缎包裹着供奉起来,估计又是大师留下的印记。

师傅说是很珍贵的文物

诵经的师傅说,祖师殿里尽是各种宝贝,可惜我们凡人凡胎,只认得金银宝石,对神器神物视而不见。

新坛城。遇到一位信众告诉我们,要参观就要去看老坛城。并告诉我们到哪里去找老坛城管钥匙的师傅。

老坛城平时是关着的。我们运气好,找到了拿钥匙的喇嘛。喇嘛看我们远道而来,就给我们打开了门。

没想到坛城有三层,每层都要爬一段陡陡的楼梯,然后打开锁,推来上面罩着的铁皮屋顶。

这里只能参观,不能拍照。里面供奉有莲花生大师和他的金刚杵,师傅说这都是古董。特别是莲花生持过的金刚杵,如果不特别指给我们看,根本不知道这个黑乎乎的物件是有无上法力的法器,膜拜!

师傅听不太懂汉话也不怎么会说,只一个劲的告诉我们这是古董那是古董。


在我们参观的时候,师傅很放心地在外面扫雪。

 

参观完坛城,摄影师同志去找厕所。结果发现厕所建在一处悬崖边,蹲坑离地面有两层楼高,一泄千里就是这种感觉吧!据说以前布达拉宫也是这种厕所,上个厕所还得有强大的心脏才行。我这种恐高的人只能忍着了!

从厕所出来,遇到寺庙里在炒青稞。

炒好的青稞摊凉后磨成粉就是青稞面,加上酥油茶混合就是藏族喜爱的糌粑了。

去噶陀寺之前根本没想到路这么难走,好几次都想放弃。也根本没想到在这么偏僻的地方竟然有这么宏伟的寺庙,据说有一次法会,有十八万僧众参加,这就是圣地的吸引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