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阳梯田之其他

2018年3月29日-30日,云南元阳。

除了上三篇所述之梯田外,我们还去了其他一些梯田,因时隔一年多,有的不记得在哪里拍的了。

爱春蓝色梯田。因为一位摄影师在这里拍摄的一张蓝色梯田照片获奖而出名。因光线原因,想拍摄蓝色梯田只有早上10点前短短的一段时间。而且最好的位置被梯田的主人用篱笆给遮住了,想进去拍摄,交钱。

从这开始,就不知道照片在哪里拍的了,因为一路上到处是梯田,看见美景就下车咔咔两张,时间一长,忘了拍摄点了。

 

 

元阳梯田,是哈尼族人民与大自然天人合一的人类大创造,是文化与自然巧妙结合的产物,是来了还想再来的地方!

元阳梯田之老鹰嘴落日

2018年3月29日,云南元阳。

元阳境内有梯田17万亩,坝达景区包括箐口、全福庄、麻栗寨、主鲁等连片1.4万多亩的梯田,老虎嘴景区包括勐品、硐浦、阿勐控、保山寨等近6000亩梯田,多依树景区包括多依树、爱春、大瓦遮等连片上万亩梯田。元阳梯田拍摄点众多,还有一些摄影师自己掌握、密而不宣的,要靠自己去发现。在老鹰嘴遇到一位来自南宁的摄影师,每年都来元阳拍梯田,得过元阳梯田摄影比赛金奖和银奖,一人一车,吃住都在车上,开着车到处找没被发现的美景,佩服!

老鹰嘴最适合拍摄日落,我们下午3点半就到了,先拍摄七彩梯田吧。

我们坐在老鹰嘴的一块巨石上,晒了三个小时太阳,看着远处的梯田随着光线的变化不断变化色彩,体会自然的神奇。梯田呈现不同色彩,除了光线的原因外,还因为梯田里生长着不同的藻类,这些藻类的色彩使元阳梯田成为一幅浓墨重彩的油画。

下午6:42分,太阳要下山了,今天非常可惜没有雾,没有晚霞,

6:58分,太阳终于摆脱了一直缠绕着它的一团云,露出了笑脸。

7:17分,看着太阳落下,大家纷纷收拾好器材,上车离开。短暂的相逢,一起等待一起开心,祝福平安!

元阳梯田之多依树日出

2018年3月29日-30日,云南元阳。

元阳梯田门票100元/张,含箐口民俗村、老虎嘴景区、坝达、多依树景区四大观景台;还有一种多天通票180元/张,可凭票在10日有效期内多次进出上述四大景区。其中多依树景区包括多依树、爱春、大瓦遮等连片的上万亩梯田,最适合拍摄日出。在拍摄元阳的照片中,最多的地方就是多依树。

昨晚住在离多依树最近的村里,这里村民都开了客栈,条件还不错。一大早我们就被勤劳的人们吵醒,一看时间也不早了,赶紧起来,跟着人潮走。为什么说是人潮?因为人多啊!!!天还黑着,大雾,村里好些地方还没有路灯。摄影师们带着头灯,背着重重的相机包和三脚架急急地走。我们昨天到客栈已经天黑,什么也看不见,就没去侦查地形,跟着他们总没错。

结果跟着大部队来到多依树观景台,这里要买门票才能进。我们在外面看了一眼,里面乌泱泱黑压压的人,勤劳的摄影师5点就来占位置了。我们进去只能拍人头了,加上大雾,能否看到日出还说不定。果断放弃!不花冤枉钱!趁天还没亮,我们往回走,回村的路上看见一座小桥,小桥旁有条土路,一位村民从土路上来。我们向村民打听这条路可不可以下梯田,村民说可以,就是土路不好走。谢过村民,我们决定下梯田去碰碰运气。

早上7:21,刚找好位置,架好三脚架,太阳就出来了。

7:26,运气真好,太阳出来前,大雾散开,一轮红日从云海中喷薄而出。

 

7:34,大雾散开后,只有靠近梯田底部还有雾。因为我们走到梯田里,才能够拍摄到太阳在云雾中升腾的景象。观景台在梯田上部,离这里太远,除非用长焦,否则没办法拍到云雾。

雾气从林中缓缓升起,像一条龙,和天空另一条龙一起形成“二龙戏珠”。

7:38分,太阳在梯田里画了一个八卦图。

随着太阳的升高,阳光开始刺目,日出已经拍摄完。这时云雾成为主角。

今天的云雾真给力,浓淡相宜,而且借助微风的吹拂,时刻变幻着形态,给梯田蒙上一层神秘的面纱。

金色的梯田,迷人的光影,让人深深沉醉!

天上人间,似真似幻

飘渺的雾在梯田上时聚时散,仙境!

这时候单反和无人机才是王道!手机拍不出来效果,只能挂眼科,那就静静地欣赏,蛮好!

 

30日的日出。昨天晚上睡的太好,完全没听到勤劳的人们起床吵闹的声响。突然惊醒的时候天边已经泛红,赶紧起床。昨天想好的换到另一个村子拍日出的计划也泡汤了,只能依旧在多依树拍摄了。
今天的雾比较浓,而且没有风,云雾形态变化不大,没有昨天漂亮。

元阳梯田是哈尼族人民用了上千年的时间,一小块一小块依山势依地形开垦出来,小的只有簸箕大,就像图中妇女正在劳作的那一小块,说他们是大地的雕塑师一点都不错!

元阳梯田之老虎嘴日落

2018年3月28日,云南元阳。

赶到元阳时已经快6点,今晚住的地方都没定,马不停蹄地直奔老虎嘴,攻略上说这里最适合拍摄日落,赶在太阳下山前来碰碰运气。

老虎嘴梯田。这是我们第一次看到七彩的梯田,以前在图片里看到,还以为是摄影师P的,亲眼来看,果然是色彩缤纷。

从下午6点半等到7点半,太阳不给脸,没有日落没有晚霞没有雾。

这个时间来元阳已经稍晚,勤劳的哈尼族同胞已经在田里育秧,想拍摄大面积的镜面很难,不过一排排秧苗打破了梯田的节奏,加上田里的小房子,更添趣味。

哈尼族人民是大地的雕塑师,大自然是画师,给这幅图画添上五颜六色。

梯田就是这么神奇,换个角度,光线就给我们带来不一样的体验,但是一样的美。

太阳渐渐给大地带来温暖的黄色

拍到夜幕起,才依依不舍地离开。多依树梯田是拍摄日出的好地方,为了明天多睡会,今晚去多依树住民宿。

 

 

 

 

元阳赶集

2018年3月29日,云南元阳。

元阳梯田壮观美丽,变幻多彩,不知不觉拍了太多美照,挑的眼花缭乱,明天才能完成挑片的工作。今天就先放赶集的照片。

早上拍完日出,回客栈的路上看见当地的村民开着拖拉机、摩托车盛装出门,一打听才知道,今天新街有集市。我们赶紧回客栈吃了早饭,出发去新街。

集市上穿着漂亮的七彩衣的彝族女孩,最醒目的是背后这两片三角形的绣片,是元阳地区彝族妇女服饰的特征。

上衣是两件套,里面是长袖,外套是短袖,大襟右衽,穿长裤。

资料上说元阳地区姑娘多带银泡镶嵌的鸡冠帽,有的缠包头,已婚妇女普遍包头。我们在集市上没有看见带鸡冠帽的,基本都包头。头饰也与其他地方不同,下部是黑色布带缠头,上面用绣带装饰,有一块绣布斜搭在右额头。

相比少女服装的多彩,彝族老年妇女的服装突出庄重

但是绣花是必不可少的

这套衣服要花费多少绣工啊

没有看到少女的鸡冠帽,但看到了资料中说的银泡帽

和彝族妇女多彩多姿的服装相比,哈尼族妇女的服装要朴素很多。当地人告诉我们,有绣花的是彝族服装,没有绣花的是哈尼族服装。

赶集,除了能看到各种漂亮的少数民族服饰,还能看到当地民众的生活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