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自驾第一站—奥克兰独树山和伊甸山

2018年4月29日,新西兰奥克兰。

4月26日晚,因为白天在新加坡玩的太累,上飞机就睡了。醒来的时候机窗外已经大亮。

下了飞机,拿着填好的报关单跟着人流过海关。因为英语不好,没敢带需要报关的东西,报关单上全是NO。海关人员看了一眼,不放心地问有没有带飞机上的食品?这句我听懂了,赶紧说NO。结果她怀疑我没听懂她的问题,特意去找了一位懂普通话的关员过来,核实我确定听懂了她的问题。我只得向他们保证我听懂了,而且什么食品也没带,这才放我们过去。旁边关口的一位中国大妈因为带了一瓶罐头被拦,海关人员反复问她是不是竹笋,她一脸的不明白,海关人员无奈地望着她。跟在我后面的老公突然大声说“他问你是不是竹笋”,把我吓一跳。大妈赶紧对着海关关员说YES!YES!海关关员看了看我们,放大妈过了关。我却吓出一身冷汗,如果大妈带的是什么违禁品,就老公这一嗓子,我们就可能被牵连进去。不知天高地厚的老小孩还在那洋洋得意地说,你看我听懂了,晕!

出机场,儿子已经开车来接了。他室友正好今天回国探亲,送了室友接我们,一举两得。好心的室友把房子和车都借给他,我们在奥克兰期间就可以和他一起住,也有车用。

新西兰的公交系统非常不发达,没有车寸步难行。很多中国老人来新西兰和孩子们同住,感觉像坐牢,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不会开车,哪里都去不了,只能呆在家里,好山好水好寂寞。来之前,我们找了奥克兰的翻译公司,将老公的中国驾照翻译成了英文,拿着中国驾照和翻译件就可以在新西兰开车,有效期一年。不过一路上都没有遇到过警察,翻译件一次也没用过。

4月28日,儿子开车带我们去附近的洋人超市和中国超市买菜买些日用品,顺便教老公新西兰的交通规则。新西兰是英联邦国家,右舵左行,和中国是完全反的。对于老公这个有着二十多年驾龄的老司机来说,刚开始非常不习惯,开着开着就开到对面道上去了。而且新西兰是不允许龟速行驶的,两车道的路也要开到100码,这一天好几次把我们吓得不轻。老公也打起十二分精神,全神贯注地学习。

4月29日,老公想单独开车出去转转,检验一下学习成果。我只能舍命陪他了。下载了谷歌地图,第一次自驾就这样开始了。

独树山下绿草如茵,在这里才理解了“绿草如茵”这四个字。大草坪上可以肆意地跑跳踩踏,要坐要躺都由你,我那颗农民的心又蠢蠢欲动,停好车,上去走一走才能满足。

草地上孩子们在练习橄榄球。橄榄球是新西兰的国球,国家队—全黑队是新西兰的骄傲,学校里都有球队和相关的课程,和我们的乒乓球一样。

家旁边就是公园,住在这里该有多好。后来儿子告诉我们,这里是富人区,房价贵的吓人。

新西兰的徒步道修的非常好,我们徒步上山。

公园里古树如盖,好喜欢!

独树山不是只有一棵树,倒是只有这一座纪念碑。

奥克兰城市创立者(奥克兰之父)——约翰·罗根·堪培尔(John Logan Campbell)爵士纪念碑。

独树山(也称一树山)位于奥克兰市南的肯威尔公园。占地120公顷,高183公尺。山下是绿荫荫的草地和成群的绵羊。在城市里养羊,不愧是“绵羊国”。

山顶可远眺奥克兰市全景。

除了徒步道,草场里还有很多小路,下山的时候我们跟着当地人走进了草场。

这里的风景又不同,原始没有人打扰,倒下的树就横亘在路上,自然的腐烂,回归大地。大树上挂满了树挂,这种我们在川西、西藏无人区的原始森林里才可以看到的树精灵,在这里看到,不得不说新西兰的空气真是纯净。

一棵巨大的被雷劈的树,里面的树洞可以站几个人

我们一路走一路玩,把向导给跟丢了,走到一处放养奶牛的牧场。

看着很美吧?绿草下都是牛粪。光顾拍照,没留意摔了一跤,辛亏没跌到牛粪上。在这条小路上意外遇到一对中国母子,带我们走出了草场。

伊甸山,一座死火山口。奥克兰位于一大片火山喷发区中,有53座火山锥,伊甸山是最高的一座,高196米,也是奥克兰自然最高点。

看图片可能不觉得,实际上这个火山口非常深,掉下去很难爬上来。

山顶的瞭望塔。

站在山顶可以看到独树山上的纪念碑和天空塔

360度奥克兰,这里是拍摄奥克兰全景的最佳位置,可惜今天天气阴晴不定。

第一天的自驾在担惊受怕中结束,老公信心满满地说,没问题了,你想去哪我带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