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西南联大旧址,忆光辉岁月

2018年3月6日,昆明。

电影《无问西东》的上映,又勾起人们对西南联大那段历史的兴趣。到了昆明,当然要实地探访联大旧址。

原国立西南联合大学校本部旧址位于今天云南师范大学的校园内,在高楼林立的校园里,一排排茅草覆顶的黄色平房就是联大的校舍了。
抗日战争爆发后,为了给中国留下读书的种子,保护文化教育精英,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和天津南开大学陆续南迁。1937年11月17日三校迁至湖南长沙合组为长沙临时大学,开始复课。这个日子后来被定为联大校庆。随着日寇的进逼,长沙危急,三校又迁往云南昆明,1938年5月4日开学。
西南联大选址确定后,林徽因与梁思成受邀营建校舍。但在那个艰苦年代,物资、财力极度匮乏,校舍设计方案因此一次次缩水,最终以简陋的茅草房定稿。

西南联大冠盖云集,群贤毕至。陈寅恪、朱自清、沈从文、金岳霖,冯友兰、闻一多、钱钟书、王力,梁思成、林徽因,每一个名字都代表着一个人文自然学科。而学生也毫不含糊,8年时间,西南联大培养出了诺奖获得者李政道、杨振宁,国家最高科技奖获得者黄昆,“两弹一星”功勋奖获得者屠守锷、郭永怀、陈芳允、王希季、朱光亚、邓稼先等,还有无数学生在祖国的解放事业中献出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北大校长蒋梦麟

清华校长梅贻琦

南开校长张伯苓

三位校长精诚合作,在昆明这个边外之地翻开了中国高等教育史上的璀璨一页。

这里还有‘一二一’惨案牺牲烈士和李公仆闻一多先生衣冠冢以及纪念馆,我们花了一上午的时间去重温这段历史,缅怀先烈。

1945年12月1日,昆明爆发了 “反对内战,争取民主”的“一二·一”民主运动。上午10点左右,一百余名佩戴军官总队符号的匪徒和穿黄制服的特务到联大新校舍,用石块、瓦片、木棍向联大同学进行攻击。同学们高呼“保卫民主堡垒!”并英勇还击,打退了他们的进攻,还俘虏了一名特务。同学们紧闭大门,用桌椅等加强校门的防御工事。一个女同学爬上梯子,在围墙上高喊“中国人不打中国人!”特务暴徒们大叫“打呀!”“杀呀!”向同学们冲过去,一个特务掏出手榴弹准备投掷,教员于再向前抱住那个匪徒,但被推倒在地,随后炸弹爆炸。特务们叫嚷说:“打死的是共产党,救他的也是共产党!”当晚,于再在医院逝世。另一路五十多个便衣打手,在联大师院同学午饭时间闯入饭厅前院乱打,并丢了一颗手榴弹。同学们投入战斗。昆华工校同学闻讯赶来支援,将暴徒赶出了校门,但匪徒从门缝里扔进了两颗手榴弹,越墙赶来援救的昆华工校17岁的张华昌同学,被弹片击中头部,于第二天死去。联大师院18岁的李鲁连(原名荀极中),中弹负重伤后,在送往医院途中又遭特务拦路毒打致死。师院女同学潘琰被炸伤,手指被弹片削掉,仍然奋不顾身上去抢救其他同学。特务用石块猛击她头部,还用铁条猛刺她的腹部,待同学赶来救她的时候,她已奄奄一息,当天下午死于医院,临终前还用微弱的呼声喊出:“同学们,团结呀!”四烈士献出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这一天,联大工学院、联大附中、南菁中学师生也都遭到特务攻打。总计死亡4人,重伤29人,轻伤30多人,这就是震惊全国的“一二·一惨案”。12月2日,罢课委员会为四烈士举行入殓仪式。从12月4日起,全市大中学教师400多人公开声明“无限期罢教,直到学生复课为之。”

1946年6月底,民主同盟和各界人士在昆明发起万人签名运动,要求和平。昆明警备总司令霍揆彰拟定了逮捕、暗杀民盟负责人的名单。其中李公仆先生被列为第一名,闻一多先生为第二名。7月11日晚,李公朴和夫人外出归途中,遭国民党特务暗杀。时隔四天。15日下午,闻一多也遭杀害。这就是著名的“李闻惨案”。闻一多先生在《最后一次演讲》中有这么一段话:“你们杀死一个李公朴,会有千百万个李公朴站起来!”正是因为有许许多多像李公朴、闻一多先生一样的革命先烈前赴后继的奋斗才取得了民主革命的胜利,才有了今天的和平中国。

闻一多先生衣冠冢

纪念碑的基座上刻有27位为国家和民族独立解放献出宝贵生命的烈士名字。

西南联大纪念碑。

1946年,组成西南联大的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南开大学三校复员北返,云南师范学院留昆独立建校,定名国立昆明师范学院。

北归前,清华大学校长梅贻琦先生亲笔书“国立昆明师范学院”和篆书“教学相长”字样,以象征联大精神薪火相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