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的雕塑师(二)–红河县宝华乡撒玛坝梯田

2018年2月22日,大年初七。
昨晚住在红河县宝华乡,就为了拍撒玛坝梯田的日出。撒玛坝梯田是世界上最大的连片梯田,有1.4万余亩,4300多层级,号称万亩梯田。撒玛坝梯田正在进行旅游开发,木栈道已经修好,据说一年内就会开门营业。趁现在还不收门票赶紧来吧。
红河靠西边,所以早上天亮的晚,太阳7点40左右才会升起。不过拍照还是要早点起来去占位置,观景台上就几个好位置,去晚了就没了。

7点半,早晨的梯田静静地等着日出。

摄影师们早早地架好了相机,等待着日出的一刹那。

7点48分,调皮的太阳露出了半个头,像把小扇子。

7点49分,太阳从山头一蹦,圆圆的脸蛋出来了,太美的缘故吗?眼睛已经不敢直视,亮瞎眼!
撒玛坝梯田是拍日出的好地方,大片梯田正对东方。可惜今天太阳是给脸了,却没有云海。旁边的大哥给我欣赏了他去年来拍的视频,梯田上云卷云舒,太美了!拍摄风景片就是靠老天爷赏脸,没办法。

日出后半小时是拍摄的黄金时间,这时候随着太阳慢慢升起,梯田中水面反射出来五颜六色的光线,可以拍出不同颜色的梯田。这时候考验摄影师功夫的时候到了。

同一片梯田同一个角度,时间不一样,拍出的颜色也会不一样,这就是光线的魔力!

哈尼族梯田的线条和韵律实在太美了!里面的一棵树,甚至是拍摄风景片避之不及的电线杆都融入了这首田园乐曲中,成为休止符!成为连线!成为点睛之笔!


在观景台拍完了日出,其他摄影师都撤了。老公还不肯回客栈,坚持要去走栈道,下到梯田去看看。于是我们从海拔1800米往下走到1000米左右,边走边拍。这时候太阳已经升起老高,白茫茫地晒着,光比太大,只能拍些田园小景。梯田里游水的鸭子、在泥巴里打滚的牛,修理田埂的人成了这时候的主角。

哈尼族人说的“山有多高,水有多高”,他们的梯田就有多高!我们绕着梯田转了两小时,太阳烤着,人的体力急剧下降。终于看到指示牌可以往上走了。没想到这才是噩梦的开始,没有了木栈道,走的是村民走的石头路,而且非常陡峭。走两步就得停下来歇歇。

在我感觉快要中暑的时候,终于看到头顶上有一个村子。远看是这样的:

以为看到了希望,结果进村一看,是这样的:

原来这里要开发景区,把村子整体向山上搬迁了!想讨口水喝的希望落空了!

这是哈尼族村寨的水井,每个村子都有,一般位于村子的上部,是全村人饮用水的来源。可惜村子搬走后,这井里的水也没人照顾,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喝,没敢喝。

在树荫下歇息了一会,打起精神继续往上爬。终于看到了一条水泥路,村民说这里离大马路还要走40分钟,到宝华乡停车场就更远了,要走好几小时。我一听就泄了气。好在不久遇到一骑摩托车的村民,赶紧求助,把老公送到停车场取车再回来接我。我就在村里等。

我等车的时候,2位小伙子从小路上下来,看见我的狼狈样,说前面有婚礼,我可以去吃饭喝水,并且一再鼓动我去,说他们这里都这样,婚礼的时候不认识的人去是可以免费吃喝的,他们很欢迎。吃喝倒不重要,我感兴趣的是哈尼族的婚礼。于是拖着不想多走一步的腿向村里办婚礼的人家走去。

第二天婚礼,村里人已经过来帮忙杀猪做准备了。

女人们在帮忙挑选茨菇,剥大蒜头,给生姜去皮。她们告诉我这个芭蕉是可以吃的,又饿又累的我连吃了两根才缓过劲来。一打听,这家人明天嫁姑娘,今天晚上还有哭嫁,欢迎我们来拍。好吧,这么好的机会,值得在这里再多住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