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的雕塑师(一)– 红河哈尼族梯田

2018年2月21日,大年初六。
我们驱车前往红河县甲寅乡。结果导航把我们带到一条还在修的路上,坑坑洼洼的路面走的提心吊胆,晃悠了2个多小时才走完烂路,也不知道现在这条路修好没有。提醒要从元江去甲寅乡的朋友行前查一下路况。

甲寅乡是哈尼族聚集区,这里的妇女日常基本都穿着民族服装,路上我们遇到一对年轻的小情侣,他们在外面打工,能说普通话。他们热情地向我们介绍了这里梯田的分布情况,告诉我们撒玛坝有万亩梯田,最是壮观。我们看天色还早,决定先去撒玛坝看看。

在去撒玛坝的路上,偶遇哈尼族的婚宴。

路边摆开了灶台,大米桶里面是用本地的紫米蒸好的米饭。

巧不巧,我问的第一个人就是新郎,个子小小的,穿着旧的蓝色中山装(当时没有戴红花,拍照时才找出来戴上),怎么也不像新郎啊!我表示怀疑,人家毫不介意,说这真的是庆祝他结婚的婚宴,还盛情邀请我们吃饭喝酒。

我找了一位普通话说的还行的小弟一通问,才明白。他确实是新郎。哈尼族结婚盖房子搬新家都会选在汉族过年前后,这时比较闲,大家都有时间。农历三月就要开始插秧,就没时间了。哈尼族世代在梯田上种植水稻,他们种的紫米产量很小,很难商品化,因此这里还没有脱贫。一位小姑娘告诉我,家里没有冰箱没有空调,父母这一辈的大都没有读过书,不会说普通话,就是现在的小孩也都是初中毕业就出去打工,读高中的很少。

 

哈尼族的房子都是依山而建,下面就是他们的梯田。新郎把我安排到一桌女客那里吃饭,有一种菌类据说是哈尼族特有的一种食材,吃起来有点脆,没什么味道,好像他们也不怎么吃,这盘菜一直没怎么动。最好吃的是酸笋,又嫩又酸甜可口,完全停不下来。我还不太好意思多吃,老公说他把人家一大碗都吃了。还有土豆和芋头也很好吃,他们很热情,给我端来大碗大碗的鸡肉猪肉,都是自己喂养的走地鸡和满地跑的黑猪肉,可惜我实在吃不下。

 


吃完饭,我去新郎家表示感谢。这就是新房,可以说家徒四壁。这里是山区,交通不便,很多人连县里都没去过,还是过着男耕女织的生活。这两年从红河县过来的路修通了,来这拍摄的人也慢慢多起来,希望通过摄影师的镜头将这里介绍给世界,吸引游客过来,这样才能帮助他们过上还日子。

对了,你能想象吗?新郎和新娘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母!我厚着脸皮问才明白,哈尼族的少男少女谈恋爱后,女方可以直接到男方家里住,这时可以办酒,也可以等孩子生了,或者等孩子长大些再办酒,主要取决于他们的经济状况。所以就出现了我们看到的情况。他们的婚宴要吃三天,席开50桌。我一听又晕了,这得要多少钱啊!对于不怎么富裕的哈尼族同胞,这真是一笔大开销!

告别新郎新娘,我们继续前行,走到一个寨子,被两个小伙子拦住车,他们说他们就住前面的寨子,问能否带他们一程,并反复说他们是好人,一看就是喝了酒。天色已晚,如果我们不带他们,估计靠自己走不回去了。我们同意了。小伙子一路上不断要求我们去他家吃饭,我们因为要赶路只能答应下次再去,最后下车的时候还互相留了电话,要我们一定要去他们家做客,吃最好的紫米饭,炖肉炖鸡给我们吃。实在是满满的感动!

我们到撒玛坝梯田的时候天色已晚,先放几张看看万亩梯田的气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