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绣山川铺彩缎—东川红土地之锦绣园

2018年3月13日-14日,东川红土地。

东川红土地颜值第二—锦绣园。

没有光影的锦绣园

大太阳下的锦绣园

有点光影了

锦绣园是红土地最大气的拍摄点,且旁边有座小山,可以爬到山上,从各种不同的高度和角度拍摄。但是必须有光线拍出来才好看,所以只能等。

下午3点以后云起来了,天空变得引人入胜,光影也出现了。总算可以拍了!半小时不到,乌云过来,滴了几滴雨,好希望雨下大点,那就有机会出现彩虹!于是回车里继续等。拍风光片真是无聊又磨人啊!可惜,乌云走了!

红霞片片落山峦–东川红土地之落霞沟

2018年3月13日-14日,东川红土地。

东川红土地位于昆明市东川区管辖下的红土地镇。主要景点在海拔1800至2600之间。这里的土壤含铁、铝成分较多,有机质少,酸性强,土质黏重。加上高温多雨的天气,逐渐发育成了红色的土壤。
这里被专家认为是全世界除巴西里约热内卢外最有气势的红土地。在不同的光线下,山川和原野呈现出一片片暗红、紫红、砖红等不同的红色。
这个季节还不是拍摄红土地最好的时候,地里没有什么农作物。据说最好的时间是5月、9月和11月,而且要连续下了几天雨后,土地浸湿后红色更加饱和。
我们第一站就到了红土地颜值第一的景点–落霞沟。这里两边都是高高的大山,山谷中凸出一块高地,高地上有一个被深浅不一的红色色块围绕的白色的小村庄。攻略上说这里是看晚霞最好的地方。我们开始沿着栈道寻找合适的机位。
顶着大太阳,来来回回走了两趟,心里有个谱了。然后去村里定好了晚上的民宿,准备在这里扎下来,希望今天的晚霞能出彩。
下午去其他几个景点踩了点,4点40分回到落霞沟。
太阳已经没有了热力,变得温暖。
下午5点56分,光线西移的速度在加快,但高地上的小村庄还在光线里。
下午6点,光线已经移出了村庄,移到了高地的边缘和对面的大山上。
下午6点02分,太阳落到了大山的后面,周围已经黑了下来。今天天空的云彩不给力,只能拍摄高地在光线中的变化了。
晚上在民宿吃饭,老板娘告诉我们,落霞沟除了可以拍晚霞,还可以拍日出。昆明的一位摄影爱好者每周末都会来拍,她家挂的照片都是他拍的。确实拍的好!一年四季红土地的美景都有,还有一些极端天气条件下的照片,那必是拍了很多次才能遇到的绝景。我们这种匆匆过客就不要想了,欣赏就好!
早上7点38分,天空无云,朝霞无戏。
太阳出来了,飞机飞过的轨迹被太阳染红。
就几分钟的时间,红色的太阳光给高地蒙上了一层梦幻般的纱。你还来不及赞叹,太阳光就变得刺目,没办法拍摄了。

不会再去的“会泽大地缝”

2018年3月12日,会泽。

离开“亚洲第一土坝”,我们继续“会泽大地缝”的行程。

会泽大地缝属于喀斯特地区岩溶嶂谷型自然风景区,长10余公里,最宽处20余米,最窄处仅1.4米,最高达486米。

进入地缝有两条线路,一是坐景区的车到后门,从山上往下走,经过地缝到达前门,一条是从景区门口直接下到地缝,然后走完地缝后爬山到后门,再找车送回前门。但是网友建议,先走第二条线,走完地缝后往回返,不爬山到后门,还是从前门出。后来发现网友的建议真是太正确了。

这是进入地缝的第一个景点–生命之门。

进入生命之门,回头看,“思想者”。

一条清清的小溪陪着我们前行

生命之门内部

 

凤尾滴翠

一线天

 

老巫婆

坐禅

这里和我们在重庆看到地缝不一样。有可能很久以前这里是个狭长的大溶洞,因为地震或其他原因,溶洞顶部坍塌,形成了两山对峙的现象。理由是:一是生命之门是一个溶洞,且后部坍塌;二是狭缝中堆满了大小石块;三是路边随处可见的只有在溶洞中可见的喀斯特地貌;四是现在还有石块断裂的新痕。

走到一个瀑布,瀑布下来的水变成了夹杂着大量泥沙的浑水,这还是第一次见到黄色的瀑布。

再往下走,清清的小溪就成了黄河水。可是为了看导游图上标的大瀑布,我们还是硬着头皮往前走。一直走到没路了,遇见两个刚从山上下来的游客告诉我们,前面只有山路了,而且山路又长又陡,很难爬,下山都走的很吃亏。我们才知道上当了!这景区基本没标识,害我们来回多走一小时,应该到上面那个瀑布就折返。

地缝的前半段还不错,山青水秀,两山对峙,可是后半段那浑浊的黄汤以及基本没有的景区服务让人心情糟糕,不会再来!

 

 

 

 

 

 

拦住一江碧水的“亚洲第一土坝”

2018年3月12日,会泽。

从白雾村出来,准备去会泽大地缝。路上遇见一条小渠,一汪碧水和渠旁的梨花勾住了我们的脚步。

沿着小渠往前走,一道大坝赫然耸立。

这么大名头,攻略里书上都没看过,赶紧问度娘。

上世纪50年代,为解决东川铜矿、会泽铅锌矿开采和昆明地区用电的需求,国家水电总局和苏联专家踏勘选址,投资4.2亿元开工建设,拦以礼河水发电。十万大军1958年开始施工,历时十年竣工。坝型为粘土心墙式多种土宽坝,坝高80米,坝顶长463米,顶宽8米,水库南北长20余公里,水面近20公里,总库容5亿立方米。水库年平均发电12亿度,灌溉面积13万亩。这座土坝世界第二,亚洲第一。

这座电站是国家“一五”计划期间的重点建设项目,是建国初期兴建的全国五大水电工程之一。在六七十年代解决了滇东北及昆明市的用电问题,被电力系统誉为国家“一五”期间“五朵金花”之一。

 

失落的白雾村

2018年3月12日,会泽。

书上介绍娜姑镇白雾村,从西汉开始就是军商往来的要道驿站,是古螳琅县开发较早的地区之一。明朝中后期会泽铜矿的开发,带来了白雾经济繁荣和文化昌盛,是南铜北运的交通站和明清铸币铜料的主供地,从而获得了“万里京运第一站”的历史美称。明清时期的白雾村各省前来押运、采购铜的官员特使、商人等常驻于此,并建起了会馆、祠堂、庙宇等10余座,商号150余家。现在是国家级历史文化名村。

一大早从会泽县城出发,开车半小时到娜姑镇白雾村参观。

牌坊新修的,还是蛮大气的

从山上俯瞰,一派田园风光

寻找当年的老房子

以前的陈氏宅院,现在的村委会,新修过,算是看到的最好的房子了

村民以农业为主,贫困户还不少。

道观关着门,也像新修过

这条街以前就是古驿道,会泽的铜就是经过这条路运往全国各地。今天是赶集日,倒还热闹。

土坯的房子已经破败。整个村的规划就更谈不上了,脏,臭。除了离村口很远的大路上那个写着‘白雾’两字的新牌坊还有点气派,实在很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