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川藏行第二十一站—可可西里的藏羚羊

2018年10月16日,从青海省玉树市到可可西里。

没想到,真是没想到,这一路的惊艳,秒杀了我们前面走过的路!

从玉树市经曲麻莱到可可西里,人烟稀少,荒凉寂寥,但风景却是绝美!是绝对值得一来再来的地方!

好了,我的语言太贫乏就不多说了,照片也无法拍出真实的百分之一,但已经舍不得删了,放出来勾引一下看官们。。

 

在车前方的草原上出现了一群动物,以为是藏羚羊,摄影师同志兴奋的不行。把镜头拉近了看才发现是藏野驴。

这是另外一群,把镜头拉近了看,好像是藏羚羊呢,头上有短短的角。

小家伙们机警地看着我们。其实我们所在的马路离它好远好远,长焦镜头里才看的清楚,我只能看见几个黑点。

看我们没恶意,放心地吃草

赶在日落前,到达可可西里索南达杰保护站。

索南达杰自然保护站位于可可西里东侧的青藏公路2952公里处,海拔4500米。

九十年代初开始,非法偷猎者大量涌入可可西里,野生动物特别是藏羚羊的数量急剧减少。当地政府因经费不足,保护野生动物的范围和力量也相当有限。1994年1月18日,治多县西部工委书记索南达杰为保护藏羚羊,一人同18名偷猎者枪战,英勇牺牲。1996年5月,中国民间第一个自然生态环境保护站——索南达杰自然保护站奠基。在之后一年多时间里经过多方努力,最终凑够了建筑材料,并招集了十二个志愿者,在治多县西部工委协助下,于1997年9月10日在可可西里东侧的昆仑山脚建立起索南达杰自然保护站,作为可可西里反偷猎工作的最前沿基地。促进了可可西里藏羚羊保护的进程。

现在这个季节,在保护站留宿的客人很少。今天就我们一家,所以工作人员说你们想住哪间就住哪间。我们转了一圈,保护站的条件有限,只能供应一壶开水(因为是高原,所以水还没到100度就开了),幸亏我们带了自热饭盒,否则就要饿肚子了。房间里没有卫生间,洗漱和上厕所都要去外面新修的厕所。晚上零下的气温起来上厕所,想想都冻人。

保护站的电能基本就靠太阳能发电,所以一到晚上就要关灯,节约宝贵的电。

至于取暖就别想了。为了节约燃料,只有办公室有个烧水取暖的炉子,天一黑就只能赶快钻被窝里。有个小伙子因为晚上盖少了被子还冻感冒了,这里又缺医少药的,我把我们带的感冒药都留给了他,嘱咐他吃了药还不好就赶紧去城里的医院,在高原上感冒不是开玩笑的。

虽然保护站条件很艰苦,但保护站的工作人员还是坚守在这里,和盗杀藏羚羊的犯罪分子斗智斗勇。大家如果时间允许,建议在这里停留,看看保护站的展览厅,了解一下可爱的藏羚羊和为保护这些可爱的生灵献出生命的英雄。

 

 

2018川藏行第二十站—重生的玉树

2018年10月15日,从四川省石渠县到青海省玉树市。

昨天从甘孜县到石渠县,或是雨雪,或是阴云密布,天气不好中间都没有停留。今天一早起来,天晴了,蓝天白云下的雪山草原美不胜收。

别被4329米的高度吓着了,石渠县城的海拔就已经4295米了,爬个小坡就到了。

我们停下来拍照的时候,来了一台青海的车,一家人是从西藏昌都到甘孜,再多的就问不出来了,我说的他们听不懂,他们说的我也听不懂。

他们把车里带的酸奶、手把肉和青稞面拿到草地上,开始吃早饭。用小刀从冷的牦牛肉上切下一块,蘸着酸奶吃,还热情地邀请我们一起吃。现在的温度肯定接近零度,看着这些冷的食物感觉更冷了!摄影师同志肠胃不好,不敢尝试。我也只敢尝了下糌粑和酸奶,冷的牦牛肉是绝对不敢试的。真是没用啊!看他们老人孩子吃的开开心心真是羡慕!

为了报答藏族同胞的热情,我把带的小麻花送给了小朋友。

翻过垭口,金黄的草原出现在面前。

牦牛就这样散养在草原,用当地人的话说,喝着矿泉水,吃着虫草长大。

现在牧民大部分都开着摩托车放牧了,很少见到骑着马赶牛的了。

快到玉树了,天阴了下来,山也变得高大威猛。

翻过4700米安巴拉山垭口,进入青海省玉树州。

赶在天黑前到玉树,就是想到结古寺拍夕阳中的玉树,结果阴天。

结古寺位于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结古镇北木它梅玛山,为萨迦派寺院。由于该教派寺院围墙涂有象征文殊、观音和金刚手菩萨的红、白、黑三色花条,故又称花教。

结古寺是俯瞰玉树市的好地方,可惜今天天气不给力。

离开结古寺,我们来到了玉树地震救灾纪念馆。

2010年4月14日7点49分玉树市(北纬33.1度,东经96.6度)发生里氏7.1级的地震,深度为14千米。截至2010年5月30日18时,玉树地震造成2698人遇难。

震中离我们现在所在地–结古镇仅30公里,而结古镇是玉树州州府所在地,城中约有10万居民。地震时不少居民仍在梦中,85%以上依山而建的土木房倒塌。

现在只留下这一幢扭曲变形的房屋做为警示,做为纪念。

在废墟中重生的玉树

 

 

 

2018川藏行第十九站—戴黄帽子的色须寺

2018年10月15日,四川省石渠县色须寺。

色须寺位于石渠县瓦土乡,离县城只有10公里。藏区的寺庙和内地的不同,基本没有围墙,也就不会有大门,甚至连寺庙的名牌也没有。看见这种有气派的大门又有名牌的肯定是大庙。

色须寺创建于清乾隆二十五年(1760年)。原寺占地就达到4.67万平方米。有大经堂5所,转经楼2幢,殿、堂、僧房1000余间,可惜文革中被毁。改革开放后陆续建起了大经堂坛城等建筑。现在是甘孜州最大的寺庙群。

色须寺是石渠最大的格鲁派寺庙,是康区唯一有资格授予“格西”学位(相当于佛学博士学位)的格鲁派寺庙。

这个金碧辉煌的门就把我们给镇住了,上面繁复的雕刻让人目瞪口呆。

 

色须的意思是戴黄帽子的部落后裔,石渠也是根据“色须”藏语的发音翻译而来。格鲁派僧人戴黄色的僧帽,所以又称为黄教。

大殿的柱子是藏式的,但是欧式豪华的吊灯加上金色的装饰让我恍惚走进了欧洲的某个宫殿。

大殿里坐满了佛学院的学生,这么多年轻人在这里修习佛法,也是第一次见到。可能正好是课间休息,没有看到讲课的大师。学生们也自我调节,聊天的,小憩的,打坐的,读书的,各干各的。

大殿的一角,和我们一起进来的藏民匍匐在一位师傅面前,喃喃地说着什么。

另外一个角落,负责送饭的师傅,给学生们送来了奶酪和酥油茶,学生们混合一些青稞面做成糌粑,这就是他们的午饭。

学生们吃完饭继续上课,我们就出来了。

刚转完一个殿,就看学生们念完经下课了。

学生们说现在休息,下午5点有辩经,可惜我们还要赶到玉树,没办法欣赏了。

2018川藏行第十八站—世界最长的巴格玛尼石经墙

2018年10月15日,四川省石渠县巴格玛尼石经墙。

从石渠出发,一路草原,不到一个小时就到了巴格玛尼石经墙,路很好走。

站在起点处的寺庙旁,还没有感受到石经墙的伟大。初一看,和藏民居的围墙差不多。

在路上遇到的从玉树来的大哥,一看见石墙就趴下磕头。磕完头让我跟着他围着石经墙转,一定要顺时针,千万不要走回头。我问转一圈要多长时间,他说他需要半小时。评估了一下体力,觉得在4200米走半小时应该没问题,就跟着他出发了。

巴格玛尼石经墙全长1.7公里,高3米,厚2-3米,全部用玛尼石整齐堆砌,已经列入吉尼斯世界纪录。

走了没一会,我就跟不上了。向大哥摆摆手告别,一个人慢慢转。

墙体全部是用刻了经文和佛像的片石垒积起来,高的地方有两人高,矮的地方也有一人半高,据说因为石墙太重,还下陷了很多,很多石块已经沉入地下。


三百多年前,一位叫“巴格”的喇嘛在这里放下了第一块玛尼石板,四面八方来的虔诚的信徒们自己刻写或者请画师雕刻后一块块放上去,日积月累形成了世界最长的石经墙。

这些“窗户”是一个个的佛龛,用来供奉佛像。

石板上多刻有“嗡嘛呢呗咪畔”六字真言,还有《甘珠尔》《丹珠尔》中的经文,据说仅《解脱经》就刻有五千余部。每一块普通的石头刻上经文佛像就有了生命,成为了灵魂的寄托。

这些石板间没有用粘合剂,就这样看似无意地一块块随意地放上去,竟然在这里站了三百年。

除了外圈的大佛塔,经墙内还有在藏区也很罕见的108座佛塔。

来这转石经墙的男女老少的都有。除了当地人,还有专门开车来转的外地人。

拜佛的路上,辛苦的是肉体,欢喜的是心灵。

说好的半小时,我用了一小时终于转完一圈。据说,绕转玛尼墙,三圈能消掉此生所有的业障;一百圈此生不会坠入三恶道;一千圈三世后必能解脱证悟;一万圈此生可证得佛果。我的问题是,三圈能分三次转吗?

老奶奶,给你点赞!不过我已经不没力气再跟着你走了。

寺庙的喇嘛,好心的老人!遇到的一位摄影师让他摆什么POSS都全力配合,跟着蹭了一张。扎西德勒!

2018川藏行第十七站—“太阳部落”石渠

2018年10月14日,从甘孜县到石渠县。

为什么不沿着317国道进藏?因为车不行啊!317国道从德格以后有段路经常水毁塌方,只有底盘高的SUV才能过,严重的时候只有四驱的越野车才能通过。所以我们选择了从甘孜穿过石渠县进入青海,再从青藏线进藏。

早上起来才发现外面下起了鹅毛大雪。一查今天沿途的天气,一路上都是雨加雪。担心发生昨天的情况,决定在酒店等,看情况再说。

一直等到中午12点,要决定退房还是续住一晚。再查沿途天气,显示路上是小雨,没有雪了。于是赶紧退房,趁中午气温高,路上没有积雪赶到石渠县。

从甘孜到德格,雪越来越小,进入德格县境内,雪停了。在马尼干戈镇吃了午饭,离开317国道,拐上了马石公路。

没想到好景不长,好走的路突然就没了,上山的路变成了烂泥路,全是被大卡车压的大坑小坑。我们以为就一段,忍忍就过去了,没想到沿着烂泥路爬上了4400米的高山,然后再盘旋下山,这是今天行程中最难走的一段。

下山后就一路坦途了。因为没有限速,大家都开到了100码。


这条路经过高原牧场,草已经黄了,黑色的牦牛白色的羊群似星星点缀。今天路上不是下雨就是下雪或者大雾,但那种大气磅礴的美让我们惊叹!如果天气晴好,这条4个小时的路估计要6小时才能走完,因为走不动路啊!

石渠生活着18个原始游牧民族,被称为太阳部落。

他们逐水而居,还过着游牧生活。

因为天气不好,加上今天早上在酒店耽误了半天时间,所以沿途的竹庆寺和阿须草原都放弃了,也没有停下来走近牧民,近距离地和他们聊天拍照。

遇到的当地人都很疑惑我们干嘛现在来石渠,说石渠最美的时候是7月到8月份。好吧,打个卡留着。

太阳湖。

太阳湖边有个观景台,当地人说天气好的时候是蓝色的。唉!

下午6点多,终于到达石渠县。一进县城,天空一边是黑夜一边是太阳,好奇特的气象。

石渠县是四川省甘孜州下辖县,位于青藏高原东南缘的川、青、藏三省区结合部,是四川省海拔最高、面积最大、位置最边远的县城。

石渠县城海拔已经上到4100多米,开着车在县城兜了一圈,花了10分钟不到,和内地的小镇差不多大。担心高反,找好住宿后,吃饭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