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剧之美(四)–战成都

2018年元月1日,湖北武汉。

今天的第三出戏是《战成都》,讲述的是三国的一段故事。该剧改编自豫剧传统剧目。刘璋为防卫曹操,邀请刘备进蜀。没想到刘备以仁义之名四处收买人心,渐渐坐大,引起刘璋猜疑。刘备听取诸葛亮建议,包围了益州(今成都)。刘璋被刘备困在成都,求援于汉中张鲁。张鲁派遣马超前往解围,不料马超竟投降刘备反而攻打刘璋。刘璋不得已,开城投降。刘备逼刘璋交印后自领益州牧。

阵前投敌、倒打一耙的马超

阅读全文 ⇨

汉剧之美(三)–天女散花

2018年元月1日,湖北武汉。

今天第二场戏是周紫璇的《天女散花》。该戏大有来头。该剧改编自梅兰芳先生创作的京剧《天女散花》。该剧的创作源起自梅兰芳先生在友人处看到一幅国画《散花图》,遂借回家中反复揣摩,从画面上天女飘逸的风带联想到京剧的优美舞姿,便与友人齐如山构思了剧本梗概。故事基本取自《维摩诘经》。

西天如来佛放开慧眼,遥知维摩居士在毗耶离城现身说法,不幸染病,遂命文殊菩萨率领诸菩萨、众弟子前往问疾,借聆妙法。又命伽蓝往众香国传法旨,派总领群花天女到维摩处散花,以测验诸菩萨、众弟子是否练习。天女率领花奴,携带满贮仙卉之宝篮,乘风驭气而来,历遍大千世界,赏尽天地美景。及至,维摩正参禅说法,言己病皆因大悲而起,众生病则己亦病,以示菩萨与众生如骨肉之情。天女至,倾篮散花,顿成五彩缤纷万紫千红之境。散毕,回归复命。该剧以古装翩舞及唱句雅隽见长。

阅读全文 ⇨

汉剧之美(二)–拾玉镯

2018年元月1日,湖北武汉。

好戏终于开场了。今天是开年第一场戏,由武汉汉剧院(校外班)的同学担纲演出。前排的大哥说,他是铁杆戏迷,只要有演出,都要从汉阳赶到汉口来看戏,从小养成的习惯。这些年也看了汉剧院几代人的戏,最喜欢看这些小同学的戏,虽然有瑕疵,但青春活泼,每次都可以看到他们的成长。就是可惜现在看戏的越来越少了,只要20、30块的票价,就是没多少人愿意来看。还说有了孙子,一定要让他学戏。正是有了这些铁杆戏迷的支持,地方戏曲在风雨飘摇中还在坚守,期待着有懂它爱它的人!

今天第一场戏是汉剧小花张立景的《拾玉镯》。这是一折喜剧小品。小姑娘孙玉姣坐在门前绣花,被青年傅朋看到。傅朋爱慕孙玉姣美貌,便借买鸡为名和她说话。玉姣也被傅朋的潇洒多情打动。傅朋为试探玉娇,故意将一只玉镯丢落在玉姣家门前,玉姣拾起玉镯表示接受傅朋的情意。两人的一丢一拾玉镯被刘媒婆看见,看出了他们两人的心愿,出面撮合了他们俩的喜事。

这部戏的看点是演员通过虚拟的表演,开门关门,吆喝赶鸡,点数,少了一只鸡出门寻找,捻线穿针等等全靠眼神、脚步、身段、双手来表现,虽然舞台上没有任何一个可以表示门、鸡、针、线的道具,但是却活灵活现。在玉娇看到玉镯后,内心又喜又愁,怎么能够人不知鬼不觉地拾起?左张张右望望,没人,还是不敢直接拾起,小姑娘羞羞怯怯的表情和复杂的思想斗争在演员的表演中准确地传达给观众,让观众也跟着着急。待媒婆刘妈出现,玉娇又为了隐瞒玉镯,和刘妈斗智,小姑娘的憨态和媒婆的精明形成鲜明的对比。虽是一出小戏,但很考验演员的表演,小立景不负众望,得到了观众的喝彩!

阅读全文 ⇨

汉剧之美(一)

2018年元月1日,湖北武汉。

应同学邀请,今天有机会近距离接触汉剧演员和欣赏他们的表演,也给我上了一堂汉剧知识普及课,受益非浅。

我11点到达武汉人民剧院,下午1点半开场,演员们已经陆陆续续到达开始化妆。为了舞台效果,他们要花2个小时化妆,穿上戏服,一直到演出完,才能吃东西,“饱吹饿唱”—我新学的词。

阅读全文 ⇨